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主角是林幺九孟章的小说_林幺九孟章全文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2-12 14:39

糟糕,被龙潜规则了大小:连载中类型:古装穿越下载按钮

是否还记得一部小说女主被跳楼的砸死然后穿越了,男主是一条神龙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女主叫林幺九男主叫孟章,是“花间酒”原创的《糟糕,被龙潜规则了》,这是一个很欢脱的故事,文辞风趣幽默,剧情轻松搞笑,非常适合放松心情的一部古言小说。简介:升职加薪的林幺九正兴高采烈的刚买新车里和好友煲着电话粥,一场横祸从天而降,她意外身亡穿越到了数千年前,偶遇了高冷神君孟章……

林幺九孟章最新章节:

朱雀正色道:“自然不是。”继而有些惆怅,“说来神君可能不信。我曾与那皮影魔大战一场,惭愧得很,成了它的手下败将,险些没被侵蚀。又听那传言里说‘尊者归来’。如今天下之大,太平得很,若说还缺少哪位尊者,也只有‘魔尊’了吧。便是人见天子,也无比重视。若当真是魔尊现世,怕也只得神君出手了。”

“天帝给了你什么好处,教你如此为他卖命?莫非魔尊现世是头等大事,得罪我就是小事了?”孟章冷笑了声。

林幺九这才得知,有个虫子在自己身体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突然有些恶心。

孟章冷笑了声。

孟章把玩着那瓷瓶,淡然道:“还有呢?”

朱雀一怔,道:“什么?”

在那少年断断续续讲话后,孟章便已知晓。那少年只是被牵连了进来的,真正的棘手另有其人……妖。此时听到朱雀的声音时,他缓缓转身,尔后猛地出手,闪着无数亮光的网朝着她兜头而去。朱雀眼疾手快,猛地一闪身,躲了过去。

烛光打在他的脸上,模糊了他硬朗的棱角,五官顿时柔和了下来。相较于他日常冷硬的模样,这般温柔的他更让人难以拒绝。林幺九怔怔望着他,心内欢喜得一塌糊涂,险些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把口水擦擦。”孟章笑道。

林幺九豁然惊醒,下意识去擦,却发现并没有流口水,一时心情十分复杂。嗯,他毒舌惯了的……可是他又长得那么好看,是她不小心放在了心尖尖上的,还可能是从前世就欢喜上了的,她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他呀。

“我觉得我有些不对劲。”

孟章点了点头,仍是带着调侃道:“你不对劲了二百多年,现在才明白过来?”

林幺九:“……”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关爱呢?!

孟章脸上的笑容淡了些:“你是想说,你吸收了魔气以后,能净化它?”

林幺九震惊了!她千防万防,小心翼翼地隐瞒,是怎么露馅儿了呢?

“那次探查暗道,你对上魔气,却安然无恙。而你的心口处,笼罩着层层白色灵气。一开始还以为是鲛珠未化的缘故。然而细细推敲就会发现,鲛珠自古到今,都不曾有抵御魔气一说。尔后在妖界,魔宫,甚至于方才,那魔气袭击于你,却如石沉大海,无半分声响。除了你能净化以外,还有什么更合理的解释吗?”孟章望着她,目光深邃。

所以以前那么辛苦地隐瞒,是为了什么?林幺九有些挫败。然而更多的是不解:“这是其一。其二,我清楚地知道,我是从21世纪的林幺九,而非这个时代的林幺九……可是最近愈发多地回忆起呦呦,内心突然就接受了我是呦呦,也是林幺九……你看,我都混乱了。我到底是谁?”

终极哲学问题。

孟章挑了挑眉:“我以为你早就发现了。呦呦是你,这个时代的林幺九是你,21世纪的林幺九也是你。”

林幺九:“……”多么失败的绕口令呢。

“或者你可以这么想,你打盹儿的时候,魂魄穿越时空,成就了21世纪的林幺九。等你醒来,21世纪的那个你就又回来了。”孟章试图浅显地解释。

“若是你说的那个原因,我不该睡醒后,就忘了自己在这里的记忆吧?”她难得一针见血。

孟章点了点头:“所以搞清楚你打盹前发生了什么,至为重要。”

打盹前……是指设计了孟章,将他与自己圈在一个无法打开的结界里,然后试图去做无可描述的事情吗?林幺九连带着想起某些过于火·辣的情景,有些面红耳赤。

孟章仍在一本正经道:“若说你能设计于我,足以说明,你当时实力非凡。后来与观海聊过,他对此全然不知,估摸着你因为什么机缘发生了突破。后来又为何半道意外,更是令人费解了。”

说道这里,他俨然与林幺九想到了一处。望着对方绯红的双颊,他心中一动,伸手道:“来。”

林幺九朝着他走了两步,又靠着无比强大的自制力止住了:“我还没说完……还有一事。在魔宫时,我有段时期的记忆很模糊。方才却是想起来过去的回忆,那时候我可能是魔,魔……”

孟章一怔,瞳孔紧缩。尔后疾步走到她跟前,捂上了她的唇。那个“尊”字在她的口腔里绕了一圈,止于他的指间。

“嘘,既然说不出来,就不要说出来。如今凤疏是魔尊。”孟章道,“先天魔气乃天道给予魔尊的。当时见着它不认凤疏,我还奇怪了半晌,原来如此。”

林幺九瞪大了眼睛,咕哝了一声,问道:“何为魔尊,何人能成为魔尊?”

“初时,魔道乃是一种修行之道,与其他大道没有什么不同。尔后天地秩序建立,区分是非对错,正义与邪恶,魔道便成了一种载体——承载天地怨气、戾气。世间一切恶念,贪嗔痴妄,人生八苦,皆需要宣泄。而魔尊,则集结了天地间一切恶念。”

那之后会如何?孟章不说,林幺九有心却不敢问。她隐约记得,当时自己推了凤疏一把,送他大礼来着——不是当真在给他挖坑吧?以及……当时还是呦呦的自己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斩断与先天魔气的羁绊?

孟章似是看出她的心思,轻描淡写道:“先天魔气认的是魂。纵是魔尊一时消亡,也总会借着天下大乱之机重生。而在魔尊重生之时,先天魔气便会再次认主。若是它认错,除非魔尊当真已魂飞魄散,消散于这世间,化为了一粒尘,一粒土。”

“那……”若如回忆中那般,现在的林幺九又是个什么存在?

“时机不对。”孟章皱眉,“已太平了这么些时日,先天魔气这时认了凤疏为主,是有些奇怪。不过没关系,我们会搞清楚。”

他说着没关系,眼神中是满满的坚定,林幺九好似幼鸟归巢,终于寻得庇佑之所,心中卸下一块重担:“好的。”忽地她又想起另外一事,“既然我曾经是魔那个,你已然知晓。那还需要再说一件事……探查暗道,那刀冲我而来的时候,我胸前溢出黑气,将那刀腐蚀了。后来你要去妖界问个明白,我还不敢说……”

孟章点头道:“无妨,既然你是魔那个,就说得通的。这世间魔气,怕谁也比不上你玩得溜。不过我还需想想,何以你能净化它。你能坦白对我说,我很欣慰。”

林幺九嗯了声:“主要吧,是今晚朱雀瞅我那一眼,让我突然想起了魔宫里的回忆……”

若当真计较起来,朱雀身上总是有些嫌疑。几乎可以说是哪里有魔气,哪里都有她。尤其是这次的皮影戏事件。便是迟钝如林幺九,都觉出不对来。

孟章沉思道:“有人刻意要将魔尊引出来,步步为营,偏偏又能不着痕迹。先是打破龙宫底层封印,释放出上古魔气。接着是暗道里的魔气将我们引向妖界,误打误撞激发了先天魔气。再之后便是人间界的这里……这里还没完事。如果还有一步,便该是天界了。”他转而笑道,“坦白从宽,你可是想要什么奖赏?”

原本沉重的聊天氛围一下被冲散。林幺九一眼也不错地看着他俊美的下颌以及那好看的锁骨,突然有些移不开眼,气氛莫名旖旎。她脱口而出道:“你又撩我!”

眼瞅着少年跟在孟章一行身后,朱雀又道:“我尚有话要与这少年谈……”

林幺九望着少年可怜兮兮的样子,拉了拉孟章衣袖,孟章握了握她的手,方才道:“问吧,问好了将他送回客栈。”

回到客栈时,也不过二更天。月光如水,照得廊下一片空明。

朱雀目光落在那少年身上,很是惊了一惊。再顾不上躲避孟章,走到了那少年面前,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那时他浑身魔气冲天,我逃离那皮影戏时,还见着他呢。怎地现在……魔气去了哪里?”她抬头,正正地看着林幺九。

朱雀的眼神犀利而有光,林幺九被她看着,不知怎地眩晕了片刻。在魔宫中的记忆汹涌而来。那唱着越人歌名唤长生的少年,那耗费几代之功,为鲛人赢得一席之位的凤瑶……以及众人的那声魔尊。

林幺九面色苍白,身形歪了一歪。

孟章微微移步,握住了林幺九的手,五指相扣,对着朱雀道:“我等你分说明白。若是查不明白,那就等天帝与我分说。”

朱雀在他的逼视下,后退了一步。原本高高昂起的头低了下去,弯成了一个臣服的姿态:“是。”

魔尊……林幺九想到了凤疏,满脑子疑惑。皮影魔?她信手一指少年,问道:“你说的皮

“走马皮影一场戏,如此大费周章,你确定不需要解释一下?”孟章看着那少年,闲闲道。

林幺九在榻上翻来覆去,浑浑噩噩地,总也睡不着。索性翻身,抹黑进了孟章的房间。

谁料开了门才发现,室内一灯如豆,烛光昏暗。孟章披散着长发,着月白色中衣,正靠在床头。见到她来,也并不惊奇,只是一脸微笑地将她望着。

朱雀:“……”

她哽了一哽,接着道,“我是来与姑娘解蛊的。”语气里带上了她自己都不曾带上的委屈。说罢,她手一扬,将一个白瓷瓶抛了过来,朝着林幺九落去。

朱雀遥遥地站着,却是道:“先前对林姑娘多有冒犯,我以为我已然道过谦了。”

孟章不语,林幺九瞪大了眼睛:“什么时候,在哪里?”

孟章抬手,半道儿将瓷瓶截了去,拿在手上把玩。

朱雀晓得孟章对她有疑,好在账多了不愁,坦然道:“那瓶中锁着的是万骨香,蛊虫最爱。将瓶盖打开后,食指对着瓶中放血,蛊虫会顺着指尖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