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安燃江慕生最新章节_安燃江慕生全文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2-12 16:13

相遇太早,我怕我不够好大小:连载中类型:浪漫言情下载按钮

“八十一”所著的《相遇太早,我怕我不够好》中,主角是安燃江慕生,讲述了他们之间的不期而遇,从误会到深入了解,情感丰富,剧情跌宕起伏,讲述一个值得深思的故事,小说连载中,小编为您推荐安燃江慕生目录全集地址,您可以直接阅读安燃江慕生全文及最新章节。江慕生不喜欢女人碰,他身后藏着怎样的故事呢?江慕生最终降服安燃这只小刺猬了没……

安燃江慕生最新章节预览:

安燃眨眨眼,沉默了一会儿,“江大少希望我怎么回答?不会?除了江大少,我不会带任何人回家!”

“你撒谎!”

安燃失笑出声,“那不就结了!既然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有意义吗?这种事情讲究的是彼此心照不宣,这样不好吗?”

江慕生朝前逼近一步,安燃固执着不想退步,但气势上虚了两分。

“心照不宣?你业务完成度最高,客户满意度最好,都是你拿身体换来的?”

安燃眼底闪烁着被羞辱的火光,冷冷的直视他,“不是!”

她不会忘记那晚在海豪酒店,江慕生把她剥光却不碰她时说的那句话。

他说嫌她脏!

也正是他这句话,让她大胆赌了一把。

“江大少想多了,我没那么贱,开口邀请你,我也没想那么多。如果那晚在酒店,你不是那样对我,今晚我绝对不会开这个口!”

安燃缓了缓,继续道:“如果江大少一定要让我付出点什么,才会答应投资,我也不会拒绝!”

下巴一凉,江慕生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投资对你那么重要?”

“是!”安燃倔强的跟他对视。

她看到了他眼底翻涌着的黑色火光,像是能够腐蚀人心,瞬间就击溃了她竖起的防线,她只能咬牙坚持。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也就不用再隐藏什么了!

手指颤抖着伸过去,攀上了他的胸膛。

她感受到了黑色衬衫下雄健有力的心跳,在她掌心下面咚咚的跳动。

见他没拒绝,她继续大胆的往上移,移到他领口,解开了最上面的一粒衣扣,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喉结,她看到他凸起的喉结滚了一下。

安燃吓了一跳,对上他变的幽邃深沉的眸子,手指立刻不听使唤了,不停哆嗦着,就是解不开扣子。

江慕生沉着脸,望着面前女人渐渐转红的脸,越来越亮的眼睛,心中半分旖旎都没,只觉得无比烦躁,他想……掐死这个女人!

“唔——”安燃吃痛出声,也不知他的手指什么做的,一使劲,像是要把她下巴捏碎一样。

缩回手,安燃抓住了他钳制着自己下巴的手,想把他的手拿开。

江慕生厌恶她的碰触,直接一手甩开。

安燃站立不稳,整个人往地上一扑,掌心擦着地板上破碎的玻璃而过。

“啊——”

掌心细嫩,玻璃碎片尖利,鲜红的血沿着伤口汩汨冒出。

安燃痛苦的皱眉。

江慕生浑身一僵,脸色愈发阴沉,室内的空气都凝滞下来,压抑的可怕。

花花敏感的察觉到氛围不对,躲在某个角落,连头都不敢抬了,夹着尾巴,直往桌子底下钻。

安燃自嘲一笑,坐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盯着掌心的伤,咬牙道:

“既然江大少嫌我脏,不想我碰,为什么还要跟着来我家?我疯了,你也疯了不成?还是你只是想跟过来看我笑话?那恭喜你,你成功了!我的确是个笑话!我还告诉你,今晚不管是谁,只要能给我投资,无论要求什么我都会答应他!”

安燃冷笑着站起来,“我就是这样功利,这样不要脸,这样犯贱!江大少后悔跟来吧?”

江慕生盯着她掌心滴滴答答往下掉的鲜血,声音很冷,“去处理伤口!”

安燃反讥,“江大少会晕血吗?”

“我嫌恶心!”

“哼!”安燃愤怒的冲进洗手间,房门重重响了一下。

她想不通,明明今晚的气氛挺好的,让她一度产生幻觉,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一半了,为了让这一半变成一多半,她把整个人都搭了上去,为什么偏偏又出了意外呢?

她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铺垫了一个晚上,她自认挑不出毛病,换作其它男人,早就在做该做的事了,彼此心知肚明的事,为什么到了江慕生这里就行不通了呢?

江慕生不喜欢女人碰,这是安燃唯一确定的事实。

处理完掌心的伤,安燃回去时没有看到江慕生的身影,见卧室里灯光亮着,走进去一看,他果然在这里。

十余平的卧室里,江慕生安静的站在那里,脸色阴沉的可怕,身周弥漫着暴风雪,僵硬而骇人。

安燃心里一沉,这又怎么了?

“这是什么?”江慕生问。

在他对面,是一堵墙,墙上什么都没有,只是墙纸上有些花纹。

“墙纸!”安燃答。

“我是问内容!”江慕生如墨的眼底卷起风雪。

安燃深吸一口气,抿抿唇,“逼死我父亲的文章!”

“你把这篇文章做成墙纸,贴在你的卧室?”

“是!我要每天都看到这篇道听途说捏造出来的文章,加上标点符号它们一共有2018个字,我倒背如流。这世上最锋利的武器不是刀,而是文字。刀能伤人,文字却能杀人。我父亲就是被这篇辛辣的文章逼的上了医院的天台!”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我去医院给父亲送饭,父亲直接掉落在我面前的画面,我亲眼见证了他的死亡,七窍流血,他死不瞑目!”

“五年来,我不敢有丝毫放松,我要时刻提醒自己,父亲是被人逼死的,写这篇文章的人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知道他是谁吗?”

安燃冷笑,眼中是滔天的恨意,“当然!墨生天下的总监,萧启年!我打了差不多两年官司,最后也只是被判三年而已!我每天都在诅咒他,恨不得他惨死在监狱,给我父亲陪葬!”

站在那篇文章面前恍惚了一会,安燃揉了揉发胀的眉心,“今晚你睡床吧,我睡沙发!”

江慕生目光森寒,恍若未闻。

周身的压力不减,压抑的让人感到窒息烦躁。

安燃不太想跟他呆在一起,从衣柜里翻出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套,两人座的沙发太短,躺不下江慕生,她可不敢让他打地铺。

她讨厌他,却不敢真的得罪他!

“你每天晚上看着这东西,睡得着?”

“睡得着,这是支撑我活下去的理由!”

“很变态!”

变态?安燃嗤笑。

简宝亿也用这个词形容过她,可她觉得这样很好,只有天天看着它,闭上眼之前看,睁开眼也看,时时刻刻的看着,她才能提醒自己是为什么而活着!

回到客厅,安燃躺在沙发上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就是父亲摔死时的惨状,还有弟弟瘦到变形的样子,以及那一团鲜红鲜红的肉块。

她不敢睡,不敢闭上眼,甚至不敢关灯,就那么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头顶的日光灯。

卧室内,江慕生两手插西装口袋,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直盯着面前的墙纸,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森冷森冷的刻进他的眼里。

2018个字,他头一回知道,原来这上面有2018个字!

夜里,安燃隐约听到了脚步声,朝自己这边靠近,她赶紧闭上眼,屏气凝神。

脚步声在耳边停了一会,两道强烈的视线利箭一般射过来,安燃听到了自己如雷的心跳声,全身绷紧着,一动不动。

漫长的几秒之后,脚步声再次响起,远去。

安燃睁眼,正好看到江慕生远去的背影,高大萧瑟,冰冷疏离。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是凌晨四点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