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将军独宠小娇娘言悦卿君其琛小说_主角是言悦卿君其琛的小说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3 09:21

将军独宠小娇娘大小:连载中类型:古装穿越下载按钮

言悦卿君其琛小说名字是《将军独宠小娇娘》,这是“卿兮”所著的古代言情穿越小说,主角是言悦卿、君其琛,小说讲述了不受宠的威远侯府嫡女偶遇长相妖孽的镇国将军之后两人情愫渐生的故事,人物形象丰满,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这里提供将军独宠小娇娘言悦卿君其琛小说全文阅读地址。言悦卿君其琛小说精选:言悦卿忍不住吐槽道:“你,还真闲啊!”谁知他点点头道:“那几日确实比较闲。”言悦卿闻言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谁知,接下来的话,更让言悦卿差点咳出一口老血。只听君其琛语气难得的正经,道:“言悦卿,事到如今,不如我娶你吧。”……

言悦卿君其琛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她的那次,自然是二人第一次见面。

男子点点头,道:“没错,我跟踪你是因为我有一样东西被你捡走了,想来你也发现了,就是你在晋明侯府捡到的玉佩。”

果然是。

言悦卿撇撇嘴,又问道:“那你既然找到玉佩了,干嘛还要继续来?”

“这个……”男子似乎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你要听实话嘛?”

言悦卿唇角抽了抽,咬牙吐出两个字:“当然!”

男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原本是不用再来找你了,可是你落水那一日我正好路过你们侯府,想着你和你继母还有几个妹妹斗嘴甚有意思,就好奇来看看,想着不定有什么有趣的事,谁知正好碰到你落水,又这么鬼使神差的发现你中毒,所以就成了这个样子。”

所以,他就是闲来无事想看她和别人斗嘴是不?

言悦卿忍不住吐槽道:“你,还真闲啊!”

谁知男子点点头道:“那几日确实比较闲。”

言悦卿闻言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

这货这是闲的蛋疼啊!

谁知,男子接下来的话,差点让言悦卿咳出一口老血……

只听男子语气难得的正经,道:“言悦卿,事到如今,不如我娶你吧。”

二人认识之后,这厮也偶尔会类似这种话调戏她,她也慢慢的麻木了,可这次语气却出奇的认真,让言悦卿有些不安。

见他一直没再开口,言悦卿呵呵干笑道:“都这时候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开玩笑了?”

男子眉毛皱起,道:“我的是真的!方才我们已经有肌肤之亲,我自然是要负责任!”

言悦卿语气中有些郁闷,道:“你……你觉得成亲就是这么儿戏的事么?”

“自然不是。”男子顿了顿,又道,“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这么的,自然不会当做儿戏,你若不觉得时间仓促的话,我明日可以来提亲。”

言悦卿扶额,怎么觉得俩人的话题不在一个频道上。

“刚才的事,我也打了你一巴掌,而且你对我也有救命之恩,所以我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了。”

男子皱了皱眉,道:“为何?”

言悦卿愣了愣,道:“什么为何?”

“为何不愿嫁我?”

“我为什么要嫁你?”

“那你想嫁给谁?”

“什么叫我想嫁给谁?”要不是现在情形不对劲,真的会笑出声,“这么吧,我就算要嫁人也得对对方很了解才行吧?”

言悦卿觉得这话得够简单明了了,眼前的这个人肯定明白。

可她忘了,眼前的人是货真价实的古代人,有些想法还是和她有代沟的。

只听男子道:“男女成亲从来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多数在成亲之前都没见过面,何来了解?还不是成亲后才来了解的么?

而你的身份更是如此,相比起来,你我也认识一些时日了,以后了解也更容易不是么?”

这理由真强悍,让言悦卿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揉了揉额角,道:“你要这么比的话,那不别的,我对你到现在还是一无所知,你的年龄,你做什么的,你叫什么,我都不知道,人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至少都是清楚的吧?”

“我今年二十有三,至于做什么叫什么,暂时不能,但是很快就会告诉你,但是我方才娶你是认真的,对了,我的生辰八字是……”

“停!”

还生辰八字,了她也不懂好不?她是真不明白这人哪根筋搭错了,突然亲她,又突然要娶她。

暗暗吸了一口气,道:“你为何要娶我?”

还没等他开口,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想听什么有肌肤之亲负责这种话,我刚才了,我不放在心上。”

为何要娶她?

男子凝眉,想到娶她可以是方才一瞬间冒出来的想法,他今年二十有三了,成亲的事也是早晚的,若是娶家族里给他指派的女人,他是不愿意的,而在当时亲上言悦卿的一刹那,他突然觉得,若是娶眼前这个女子,或许很不错?

只是这句话他卻没有出口,他感觉若是这么出来,眼前的女人恐怕真会给他翻脸。

言悦卿见他没有回答,又问道:“你是喜欢我么?”

这话若是旁的女人,他可能会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是言悦卿开口,他倒觉得正常,和他相处这些日子,他对她多少有些了解的,她这话只是去普通的询问罢了。

可是……喜欢么?

他不知道,他这二十多年,确实不曾喜欢过谁,或者除了他生母,他不曾把谁放在心上,言悦卿算是这二十多年的例外,至于是不是喜欢她,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而看他这么久都一直保持沉默,言悦卿却已经脑补答案了。

只见她摊手道:“你看,你也不喜欢我,何必要娶我?你难道要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过半辈子吗?人生短短几十载,你何必这么和自己过不去呢?”

“不是!”男子出声否认,“我从来没喜欢过哪个女子,所以我不知道何谓喜欢,但是你确实第一个我想娶的女子。”

言悦卿眨眨眼,心里很是讶异。

这厮平日里总是言语调戏她!她还以为这厮是情场老手哩,没想到居然是个没谈过恋爱的纯情男呀!关键还长得那么妖孽!

这放在现代也是稀缺物种啊!

可越是如此,言悦卿越不能答应,她可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自己嫁了,也不能祸害人家纯情男是不?毕竟人家对自己是有救命之恩的!

想到这里就苦口婆心道:“你看你自己都不明白,我怎么敢答应?我看你也是一时冲动,你呢是我救命恩人,我心里也把你当做朋友了,所以今晚的事我就当做没发生,你也别放在心上,天色不晚了,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这算是下了一个比较迂回的逐客令了,男子透过月光定定的看着言悦卿良久,久到言悦卿觉都有点发毛,才听他开口道:“我知道今晚是我唐突了,但是我娶你不是玩笑,此话也一直有效,哪日你想清楚愿意嫁给我就给我,这是信物。”

着就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丢给言悦卿,言悦卿本能的接住,再抬头时,哪里还有那个人的影子?

言悦卿拿起那个东西放在眼前看了看,借着月光将其看清,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玉佩就是去当时她在晋明侯府捡到的,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它还是到了自己手上了。

想着他临走之前的话,,言悦卿有些凌乱,她方才的话难道还不够明白吗?

古人!果然都是老顽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