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言悦卿君其琛小说最新章节_言悦卿君其琛全文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3 09:54

将军独宠小娇娘大小:连载中类型:古装穿越下载按钮

言悦卿君其琛小说名字是《将军独宠小娇娘》,作者是“卿兮”,主角是言悦卿、君其琛,这是一部讲述不受宠的威远侯府嫡女偶遇长相妖孽的镇国将军之后两人情愫渐生的古代言情穿越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小编极力推荐,这里提供言悦卿君其琛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言悦卿君其琛小说精选:“君其琛。”君其琛看着言悦卿的眼睛,再次缓缓的了一遍,“这便是我的名字,你要记住,我的准娘子!”饶是言悦卿自命脸皮厚,此刻也忍不住红了脸,张口想骂他。可显然,君其琛不打算给他机会……

言悦卿君其琛最新章节预览:

君其琛这副从容自然的样子,仿佛他出现在这间屋子是再寻常不过的事,这让妙珠和妙音生出一种她们在大惊怪的错觉,甚

至觉得这会儿就应该听他的吩咐出去才是。

不过好在俩丫头没有彻底被“蛊惑”。

妙音看了看君其琛,又看向一直低着头的言悦卿,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心翼翼道:“姑娘,您看,我们……”

我们什么呢?是该把他轰走,还是听话的撤出去呢?

妙音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口了,只能拿眼神询问言悦卿。

好在被妙音这么一问,言悦卿倒是回过神来。

强忍着揍旁边这厮的冲动,咬牙道:“你们先出去候着吧。”

自家主子都这么了,妙珠二人自然不必再纠结了,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还顺便将门关上。

而直到已经守在了门外,妙珠还有些恍惚。

她看了看门,又看了看妙音,忍不住低声道:“妙音啊,你这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问谁?”妙音有些哭笑不得,“要起来,镇远将军你比我还早认识呢,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什么?不过,他毕竟救过咱

们姑娘,而且看姑娘的样子,他应该对咱们姑娘没有恶意。”

妙珠挠挠头,这么一会儿功夫,她一时还真接受不了,更是觉得混乱。

“话是这么,可,到底孤男寡女,这样子不太好吧?”

“所以咱们要看好,不能让人看到呀!”妙音到这里声音压的更低,“再,咱们姑娘不是个不懂分寸的人,她既然没有什么

,就一定是没有事的,你呀,在外人那可别漏出马脚。”

“瞧你的,我又不是傻子,这种事能么?”妙珠撅了撅嘴,“不过好在咱们姑娘平日里沐浴就不要人侍奉,咱们如今在门外守

着,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妙音点点头,虽然她也有一肚子疑问,但是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而妙珠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二人互看一眼,就

没有再什么,外人看来,就是二人如常的守在门外,等言悦卿沐浴完。

而屋内,言悦卿在妙珠二人关门离开之后就从君其琛腿上跳开,这回君其琛倒是没有拉住她。

抬头看着她娇红欲滴的脸,好笑道:“你应该知道,你我的关系根本就瞒不了你那两个婢女,既然如此,又何必紧张?让她们

早点知道也好,还是你不相信你那两个婢女?”

“妙音和妙珠我当然相信,我不相信的是你!”言悦卿想着两个丫头临走的时候那欲言又止的样子,预料到之后还得和俩人解释

,瞬间有些烦躁的走来走去,“你你今天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出现,一点准备都不给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君其琛闻言眸光微闪。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因为实在是被她之前想和他划清界限的样子吓住了,所以,他才故意这样,让她身边最亲近的人知道他的存在,让她不得不正

视他的心意。

这么做是有些不厚道,但是他不后悔,但是这点心思,也不能直。

于是听言悦卿这么问,便一脸无辜道:“我来原本只是想问你对你那个七哥的试探可还满意,谁知道你那两个丫头偏偏那时候进

来,左右她们也知道我们认识,而且她们又是你的心腹,所以也就没必要遮掩了,不是吗?”

“你少来!你分明是故意的!”言悦卿摆明了不信,“你若只是想问我这个,为何不像往常一样,趁着她们都歇息了再来?非要这

时候来?”

“我以往那时候来你总我偷偷摸摸,非君子所为,所以我就这时候来了,更何况我听到你要沐浴,就觉得这时候现身最好了,

难不成待会儿等你沐浴我了我再出来?”

“你!”

“而且,我也厌倦了总是这么偷偷摸摸的。”着,君其琛就站起来,走到言悦卿面前,看着她的水润明眸,“我不觉得我心悦你

是一件不可见人的事,还是你觉得,我很见不得人?”

明明是一脸淡然的样子,言悦卿却总觉得他眼中似乎透露着些许委屈,让她没来由的感觉到内疚感。

“你……你别冤枉我!我……”

“你怎样,嗯?”君其琛长指抬起她的下巴,深潭般的墨眸仿佛要看进她的眼底,低醇暗哑的声音徐徐飘进她的耳边,让言悦卿

忘了该如何反应。

将言悦卿的无措看在眼底,君其琛眼底泛柔,理了理她的鬓角,柔声道:“你放心,无论怎么样,我总会护你周全。”

不知是他的眼神太过炽热,还是那声音太过诱人,让言悦卿脸颊一下烧红。

看着言悦卿满是羞怯,不见厌恶,君其琛心中一喜,想到什么似的,低声问道:“你已经知道我是庶出的,会不会,嫌弃我?”

言悦卿一愣,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问。

若是寻常,她或许会出言调侃,可是对上他那心翼翼的神色,想也没想的道:“庶出的又怎么样?人的出身是不能选择的,以

后的日子还是要靠自己来,只要凭的是真本事,而且问心无愧,将来未必会比嫡出的差,甚至更好,你如今不就是这样么?”

言悦卿的这番话,让君其琛心里的不安彻底打消了,慢慢的,温情在眼中化开,手臂一览,将她拥入怀中,下巴在她的头顶摩

挲。

言悦卿愣了一瞬,刚想推开他,就听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以后,能叫你悦卿么?”

以往旁人叫自己悦卿的时候,言悦卿不觉得有什么,可不知怎的,他的声音唤悦卿,让她觉得很是烧耳。

原本想很义正严辞的拒绝,可谁知道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种。

“不让你叫你就不会叫么?”

意识到自己了什么,言悦卿瞬间觉得无地自容!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撒娇!她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啊!

就在言悦卿自我嫌弃的时候,君其琛轻笑了一声,道:“你既然不要我这么叫,我便不这么叫了。”

言悦卿一愣,没料到这厮居然那么听话,这很不正常!

果然,就听到君其琛又道:“我也觉得叫悦卿太过生分,以后我就叫你卿儿吧,就这么决定了。”

这次不再给言悦卿反悔的机会,君其琛就这么直接拍板决定了。

瞧着这丫头发懵的样子,君其琛轻笑一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转移话题道:“好了,正事,从今日的事看来,我觉得你那七

哥是个可造之材,若你想同他联手,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话题转的太快,让言悦卿有些茫然,不过对于言硕此人可以合作这件事,她倒是有同感,尤其是经过今日的试探,她更加确定

了。

所以听到君其琛这么,就本能的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先找他谈谈吧,总要他也有这份心才行。”

“嗯,既然你心里有了打算就好,若是有什么麻烦,可以让夜月告诉我,那个夜月是我亲自挑的,你可放心用她。”到这里,

语气转淡,“夜月。”

话音刚落,一袭黑衣的夜月就从窗户那翻身而入,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言悦卿和君其琛跟前。

而在看到她的容貌,言悦卿愣了一瞬。

“她的相貌?”

“她白天是用了易容之术,这才是她的真正容貌,今日白天,外人太多,为了防止以后不便,所以没有以真面目示人。”

言悦卿了解点点头,看着面前的女子,瞧着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浓眉凤目,倒是个英气十足的姑娘。

而这时候君其琛又道:“夜月,记住要好好保护她,一切都听她的,明白么?”

“诺!”夜月一脸肃色的应下,接着就向言悦卿行礼,“属下拜见主子!”

这,便是认主了。

言悦卿看看君其琛,又看看夜月。

这时候再拒绝,就是矫情了,而且,有个暗卫,到底是好些。

于是言悦卿就应了下来,之后,夜月便退了下来,依然是无声无息。

看着桶里的水热气已经变了,君其琛便道:“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可以让她来找我,时辰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罢也不给言悦卿反应的机会,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就一个翻身,走了。

等言悦卿回过神来,屋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