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女主叫陆蕴歌男主叫慕泽朗的小说_重生总裁不矜持(小婶婶的小说)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3 10:27

蜜爱婚宠:重生总裁不矜持大小:连载中类型:浪漫言情下载按钮

这里推荐一部女主叫陆蕴歌男主叫慕泽朗的小说《蜜爱婚宠:重生总裁不矜持》,作者是“小婶婶”,讲述了重生的男主慕泽朗不择手段的追妻故事,情节描写细腻,剧情精彩有趣,令人百看不厌,是女生都爱看的豪门总裁都市重生文。陆蕴歌慕泽朗小说精选:陆蕴歌揪住他的袖子,头脑里恢复了两分清醒。“你要去干什么?”慕泽朗露出一丝狂野而邪魅的笑。“我的女人,我来保护。”哗啦一声,大片遮挡着两人的破烂铁皮因为长时间锈蚀被兽爪刨断,一颗长满鬣毛的大脑袋伸进铁皮罐里,绿莹莹的眼睛嗜血的盯着他们……

陆蕴歌慕泽朗剧情精选:

慕泽朗看了半天,离开之前意味深长的说:“陆先生,刮骨疗毒啊。”

陆德正很快明白了他什么意思。

不狠心就过不上好日子,陆夫人和陆蕴浅……陆家留不得她们了。

敛去眉间的阴狠,他捂着手臂点头哈腰的送二人离开。

回去的路上,陆蕴歌坐在车里,车窗开着,软软的夏风灌进来,温柔的不像话。

她抑制不住的想笑。

记忆里一直威严狠辣的父亲,尖酸刻薄的母亲,睚眦必报的姐姐,都在这一天开始互相撕扯了。

打成一锅粥。

“家风清正”的陆家,原来已经在根上都烂透了。

“开心吗?”慕泽朗侧着头,斜睨着她。

陆蕴歌笑着笑着眼泪又流下来。

她抬手擦擦眼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了。

自己曾经苦恼了很多年,难过了那么久的陆家,只不过是个可笑的笑话。

身在其中的时候觉得绝望,看不到未来,不知何时才能脱离这个苦海。现在她跳出来了,再回头看,陆家不算什么。

车忽然停了。

慕泽朗把车停在路边,侧身望着陆蕴歌。

“难过的时候,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哭,一个是笑。而你,可以选择把让你难过的人,弄得再也不能哭、笑。”

男人霸道的抚上她的脸,带着粗粝的指尖描绘她的眼角。她的脸像被火烧一样,蔓起一片红霞。

陆蕴歌摒住呼吸。

男人离她很近,线条凌厉的脸不似平常那样冷硬。黑眸中蕴含着沉甸甸的她无法理解的情感。

恍惚中她有种错觉,他已经爱了她很久很久。

“慕……”她张口。

他脸色一沉:“叫泽朗。”

她瑟缩一下,改了口。

“……泽朗,你说给陆……先生的项目,是真的吗?”

陆蕴歌担心。如果是真的,她就欠慕泽朗十几个亿了。

他是要用这个理由把她禁锢在身边吗?

慕泽朗黑眸一沉,冷笑道:“看他有没有本事吃下,如果没本事,赔得他倾家荡产。”

他给他的那片别墅区,就是以后会地震,损失惨重的那一片。

“回家好好休息几天,我带你去见父母。”

慕泽朗轻巧的一句话成功的让她吓了一跳。

见父母?

慕泽朗的父母。

……

回到慕泽朗的别墅休息几天,陆蕴歌觉得心情好多了。

在心中憋了那么多年的气终于小小的顺畅一些。

陆夫人和陆蕴浅在陆家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这日陆蕴歌早早起来梳妆打扮,手心里紧张的出了汗。

慕泽朗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女人紧张不安,精心打扮,心里不是滋味。

上辈子她被迫嫁给他,连父母都没有见就直接领了证。

他娶到的女人只是一个空壳子,她的心早已经丢在其他男人那。

他们只是相敬如冰的夫妻,冷得像仇人见面。

她履行着妻子的义务,却并没有真情实感。所以她也没怎么见过他的父母,唯一的一次也只是冷淡地回答了几句话而已。

上辈子是他没本事,他只能爱上她,却无法让她爱上他。

意识到男人已经门口站了很久的时候,她站起来,满脸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等我。你……等很久了吗?”

“走吧。”男人淡淡的说。

慕家老宅在木樨城的最边缘,装修气派,带着悠久的历史感。

据说这是原来民国时期名人的故居。

慕鸿志坐在餐桌前,见到儿子带回来的女人,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从植物人状态的昏迷中醒来当天,他说要近期结婚,吓得老爷子跌了眼镜。

这两个月过去,他终于把人家姑娘带回来了。

慕鸿志曾经很担心自己的儿子是传闻中那样……喜欢男人,着急却又不好开口。

这回主动领姑娘回来,他就放心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老爷子七十来岁,目光威严中带着慈爱,陆蕴歌渐渐的缓解了紧张的情绪,乖巧的开口:“我叫陆蕴歌。数字陆,蕴藏的蕴,歌声的歌。”

她笑起来嘴边有两个漂亮的梨涡,看着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性格安静,倒是个招人喜欢的。

慕鸿志叫佣人拿过来一个盒子,从桌面上推给陆蕴歌。

“拿着吧,这是历代慕家媳妇惯例都要有的。”

她受宠若惊的拿过盒子,偏头看了慕泽朗一眼,在他赞许的点头以后才敢打开。

一只翡翠镯子,水头十足。

陆蕴歌不懂得怎样鉴定玉石翡翠,但直觉知道一定很珍贵。

她脸微红,道谢:“谢谢……慕叔叔。”

慕鸿志注意到儿子的目光一直黏在姑娘身上,移都移不开。眼里浓烈的情感几乎要沸腾出来。

可是当姑娘的视线一看向他的时候,他眼中的情感忽的一下不见,恢复惯常的平静冰冷。

他心里暗暗的笑了。

儿子这回是栽了。

吃过饭以后,慕泽朗就带着她告辞离开。

去慕家没有见到慕泽朗的母亲,她也不敢开口问。

倒是慕泽朗可能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说:“我母亲旅行去了。婚礼那天她会到。”

陆蕴歌点点头。

不是说豪门大家都有恶婆婆吗?

轮到她,怎么都要举行婚礼那天婆婆才会到。不应该先被百般刁难一番吗?

见了家长,心里面却没有一点快乐甜蜜的感觉。

她不爱他。

他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耳边响起沉稳磁性的声音:“婚礼已经在准备了。现在我带你去挑钻戒。”

只是简单的通知,毫无起伏的语气。

陆蕴歌心里忽然难受起来。她想的婚礼不是这样的。

如果两个人要结婚,那么一定是决定好过一辈子,并且互相喜欢才可以。

现在她这算是什么?陆蕴歌抚上自己的小腹,如果不是为了护着这个孩子,她怎么会甘心作为一颗藤蔓,依附于大树而生活。

他一点都不爱她,他怎么会爱她?

那天他的眼神,一切都是错觉吧。

就这样放弃自己的一辈子还真是不甘心。

“钻戒……知道尺寸随便买一个就可以了。泽朗,我们能先去挑婚纱吗?”

她忽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