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一品毒妃叶随心轩辕弘全文_一品毒妃醉卧王爷膝目录全集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3 13:52

一品毒妃:醉卧王爷膝大小:连载中类型:古装穿越下载按钮

一品毒妃:醉卧王爷膝》是“凉凉”原创的一部历史架空古代言情重生文,讲述了叶随心、轩辕弘的两世情缘,前世,她痴心错付被人利用成了毒害他的凶手;今生,醒来看到的第一人就是他。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内容精妙绝伦,非常推荐。这里提供一品毒妃醉卧王爷膝目录全集地址,喜欢这类小说的朋友可以阅读一品毒妃叶随心轩辕弘全文……

一品毒妃醉卧王爷膝免费试读:

门关上了。

房中只余下轩辕弘与叶随心两个人。

床上躺着的叶随心冷冷冰冰,没有呼吸没有脉搏,俨然没有了生机。

“小丫头,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与叶随心有那么些许相似的人,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你知不知道,在这世上我再找不到叶随心了,你要是也没了,你说我上哪去再找一个你?”

大掌在冰冷的鹅蛋脸上轻轻摩挲着,深邃如寒潭的眸中隐约闪动着不忍与期盼。“你不是还答应了要当本王的女人,说到做不到,你下了地府是要下拔舌地狱的你知不知道?”

他语调轻缓,温柔得不似在与一个“死人”说话,这画面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床上的人,早就没有了呼吸,浑身都冰冷僵直,根本不会回答他。

轩辕弘嘴角的笑意一凛,捏着白嫩下巴的手便重了许多,眸中的温柔转瞬成了冰霜:“向熙然,本王告诉你,你答应了本王的事情就必须做到,你若是做不到你的承诺,本王就是下地狱也要把你拽回来!”

“这世上任何人都不能对本王食言而肥,你更不能!”

……

向熙然突然病逝,没有任何征兆,这一点让陆离甚至徐莫庭都措手不及。

可是,更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王爷竟然守着已经没有了温度没有了呼吸心跳和脉搏的三小姐坐了大半日,谁也不让打扰。

陆离和徐莫庭他们急得团团转,宛若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这么长时间了,王爷就守在那个房间里,任谁叫都不肯开门,也不回应,送吃送喝的他半点也不碰,连送过去的药都没吃,而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干着急。

“徐大夫,你说怎么办才好?王爷在里头待了大半日了,吃的喝的送过去他不肯碰,叫也不肯开门,再这般下去可如何是好,王爷他身上的毒才刚刚好点儿,可禁不起这般折腾。”

徐莫庭也是一脸的苦恼,惨淡说了一句:“只怕陆离你是要强行破门进去将你们家王爷给按住,给他强灌药了。”

陆离闻言愣了愣,但脸上随即亮起光芒。

“徐大夫说的好!”

他欣然答道,大步流星就跨出了门去。

徐莫庭也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是什么,连忙追了出去。

“陆离你等等!”

……

叶随心的卧室。

“嘭!”

一声巨响,是陆离使用蛮力撞开了房门。

正站在床边的轩辕弘徐徐回眸看了一眼冲动的陆离,淡淡道:“你来的正好,让檀香过来给三小姐沐浴更衣吧。”

陆离怔了怔,“什么?”

一个愣神险些没站稳要跌跤,好在及时回过神来才没摔了个狗啃泥。

“吩咐下去,给三小姐准备后事。”轩辕弘淡淡道。

陆离一下没回过神来,犹如木偶般跟着答应了一声,“后事?”

“但这件事绝不能传出摄政王府。”

“是。”

由头至尾,陆离都是一头雾水,一脑袋的茫然。他踹门进去,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出来了。

徐莫庭腿脚没他快,追过来的时候在门口与他相遇,见陆离一脸呆滞,便问了一句:“发生何事了?王爷呢?”

陆离回道:“王爷吩咐给三小姐准备后事,我去找檀香过来。”

说完便走了。

徐莫庭也是一脸的茫然,与陆离错身而过,便进去了。

只见轩辕弘就站在床边,床头床尾的幔帐已经放下,他隔着幔帐不知是在看什么。

徐莫庭站在门口,愣是没敢跨出那一步。

陆离的效率甚高,很快便将灵堂备妥,虽说是临时去找的棺椁,也是挑的上好的料子。

檀香给叶随心擦洗了身子,并且给她换了身衣裳,便退了出来。

冷冰冰的叶随心便被放进了棺椁之中。

然而,轩辕弘却是不让任何人进灵堂。

他自己守着灵堂寸步不离,但好歹命陆离去备膳,也让徐莫庭也将药煎好了送过来,该吃药吃药,该用膳用膳。

一众人等都在灵堂外看着,谁也没敢往里进。

陆离也看不懂了,王爷这又是为什么?

当初叶姑娘曾救过他的命,他悲痛不已也就罢了,如今这位向家三小姐不过才相识几日,王爷便也要为她伤心断肠一次么?

但这话他始终不敢说出口。

夜色渐深沉,夜幕沉沉,摄政王府里依旧灯火通明。

灵堂内只有蜡烛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轩辕弘支着下颚在打盹,非常疲倦。

徐莫庭捧着药在门口站了许久,犹豫着要不要进。

“进来。”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时,身后轩辕弘的嗓音凉凉道。

徐莫庭的脚步一顿,深吸了口气,这才壮足了胆子跨进门去。

“王爷,你该喝药了。”徐莫庭若无其事将药递到轩辕弘的面前。

轩辕弘单手接过去,稍微试了下温度,正适宜,他便满口饮下了。

苦味在口中泛开,轩辕弘的目光却一直注视着那边精致的棺椁。

目不转睛。

徐莫庭心里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壮着胆子问道:“王爷,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轩辕弘闻言回眸看了他一眼,仿佛是在说:孺子可教也。

“莫庭,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医书上曾有记载过一种体质非常特殊的人,在于自己非常不利的情况下会陷入类似于死亡的休眠,没有心跳,没有呼吸,没有脉搏,连身子都是冰冷的,看上去就像是死人一样。”

“你说,她会不会是这种几万万人里面都找不出一个来的特殊体质?”

轩辕弘那双灿若星辰的星眸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看着叶随心,转而又充满希冀地看着徐莫庭。

徐莫庭愣了愣,也跟着看向幔帐垂下的床榻,“王爷的意思是,三小姐她……”

“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可她身上没有一丁点变化,始终都是冰冰凉凉的,若是真的死人,早该僵化,进而软化,可她身上既没有死人的僵直,也没有那种苍白,甚至还保留有弹性。”

徐莫庭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种特殊体质,他还是听师父师姐提起过的,也只是随口与王爷说了一次,难道这种体质的人真的存在?!

“王爷,那你仿佛陆离准备后事是……”

轩辕弘曰:“死马当活马医,做两手准备。”

他说着顿了顿,又道,“倘若过了今晚,她与寻常的死人一般,那就将她安葬了,倘若不是,那就另当别论了。”

徐莫庭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迫不及待爬到棺椁那边去看叶随心。

他身上触碰了一下叶随心的面颊,果真如王爷所说,没有死人僵,分明凉透了,身上却还有一丝丝的弹性。

那种万里挑一的特殊体质,难道真的是存在的么?

……

夜静谧,更漏几分,便到了天明。

东方泛着鱼肚白,轩辕弘依稀从打盹中醒过来。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去看棺椁中的叶随心。

略带薄茧的大掌握住向熙然的手,另一只手从她冰冰凉凉的脸颊轻轻划过。

“向熙然,你可千万别让本王失望。你是要成为皇后的人,想来不会这么轻易便香消玉殒的。”

话音落,苍白的樱唇似乎动了一下,溢出了薄弱破碎的嘤咛。

轩辕弘心头一震,凑近一听,那嘤咛慢慢连成了呼吸。

轩辕弘面上闪过一丝喜色,只听见苍白的樱唇又溢出一声嘤咛般的哀求,“冷……”他眉头一耸,毫不犹豫将钻进棺椁之中将她抱住。

娇小的身躯被她圈在怀中,棺椁狭窄的空间让两个人的躯体紧紧相帖着,却莫名契合。

轩辕弘能清晰地感觉到,叶随心冰冷的娇躯,寒意一点点褪去,就连她早已不跳动的心脏,也一下又一下的跳动起来。

轩辕弘凤眸之中堆满了笑意,“小丫头,你果真没让本王失望。”

……

叶随心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冗长的梦,毫无章法。

一会儿她是十几岁的叶随心,还跟随着师父在学医,发誓要悬壶济世;一会儿她又是几岁大的叶随心,父亲抱着她在膝头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一会儿她又变成了向熙然,正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少女不知道人心之险恶为何物,有个眼熟的嬷嬷给她递来个馒头,她便笑眯眯接过去吃了,没多久便眼皮子沉重,睡了过去。再度醒来时已经是在土匪窝里。

蓄着络腮胡子的坏人扛着大刀说要弄死她,她怕极了,一直哭,那坏人嫌她吵就把她的嘴给堵了起来。

她哭累了睡着了,迷迷糊糊里又听见了二娘的声音,说什么:“她不死你就得死!”

“她要是好好的回去,你我都没有好日子过!”

然后她心里头就恐惧极了。

一会儿她又变回了叶随心,出师回京闻听噩耗,跪在叶府的废墟里哭断肠;然后是邓家的小侯爷,与她有婚约在身的邓新宇偶遇了她,将悲痛欲绝的她带回了家。

然后,她在梦里就变成了全心全意信任邓新宇和沈依依的那个叶随心,傻乎乎地任由别人忽悠,身在重重谎言之中尚不自知。

一会儿她再次变成了向熙然,所有人见了她都说她是傻子,只有娘亲心疼她,给她洗香香吃饭饭,她想说她不是傻子,可是没有人相信。

突然有一天,娘亲给了她一个稻草娃娃,拉着她的手认真地告诉她说:“熙然,从今以后你一定要保护好你的娃娃,这个东西轻易不能给别人。记住,谁让你当皇后,你才能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