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林温温陆景深小说名字是什么_林温温陆景深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3 14:16

婚意缠绵:总裁的第一鲜妻大小:连载中类型:浪漫言情下载按钮

林温温陆景深小说名字是《婚意缠绵:总裁的第一鲜妻》,这是“白牡丹”所著的现代豪门情感婚恋小说,讲述了林温温和陆景深之间的情感纠缠,他的温柔只为让她沉醉,而娶她更是早有预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这里提供林温温陆景深全文在线阅读地址。剧情精选:“林温温,是我绑了你来这里,还是我骗了你来这里的?”都不是,是她自己找上门的。“我不愿意,你不要强迫我好不好。”她一向识时务,知道什么对自己有利……

林温温陆景深免费试读:

“我要是说不愿意呢?”

陌生人吗。

他曾经也这么想过,可是只要一想到她身边将来会有另外一个男人,跟她做曾经和他做过的事情,他就会突然暴戾的有种杀人的冲动。

明明三年的相处他都没有爱上她,顶多只是觉得她是个很听话的床伴而已。

她确实很听话,听话到他不管说什么她都是一个很平淡的好字。

他说分手,她就安安静静收拾东西离开,走的干干脆脆,甚至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

可说不上来任何理由,在她离开的两个月里,他经常对着她曾睡过的那张床生出咬牙切齿的冲动来。

大概是不甘心,他几次出现在她面前,可她态度都冷漠疏离的好像从来跟他没有任何交集一样。

林温温垂眸声音很轻,“我已经有了男朋友。”

男人眉头皱了起来,突然想起那日车内她低头浅笑的电话,心里突然就升起怒气,而后突然弯腰将她横抱起来。

进了卧室,林温温被一把扔到了床上。

柔软的大床,突然地眩晕感。

她尚且来不及回过神,身上便有重物压了下来。

“你干什么?”他压着她的手臂,居高临下的目光中是明显的怒气。

“到哪一步了?”

“什么?”林温温下意识的看过去。

很快便明白过来,他是就刚才她说有男朋友这句话问的。

“陆景深,你是不是疯了!”林温温也动了怒气,“你这样我可以告你强女干。”

“是吗?”陆景深嗤笑了一声,“林温温,是我绑了你来这里,还是我骗了你来这里的?”

都不是,是她自己找上门的。

“我不愿意,你不要强迫我好不好。”她一向识时务,知道什么对自己有利。

突然就软了下来的语气。

男人眉毛上挑,“不愿意跟我做还是不愿意看到我?”

林温温无语。

“陆景深,你放我离开好不好。我求你了。”

女人眉目温静的脸上带着几分求饶,几分软弱。

这样的神色被男人尽数收入眼底。

“不放。”

简短的两个字之后,他欺身而上,随及吻铺天盖地而来。

林温温闭着眼睛,没有挣扎。

她突然从心底里生出一种浓重的无力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男人的舌尖尝到了淡淡的咸味,他的动作停下来,目光深不见底的看着从她眼角滑落的泪水。

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周围的压迫感也不见。

林温温睁开眼睛,男人转身往门口走去。

“二十分钟后,下楼吃饭。”

林温温没说话,她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以后才慢慢坐了起来,一个人发了很久的呆,将情绪都收好。

下楼的时候,陆景深刚从厨房端了盘饺子出来。

“过来吃东西。”

林温温低着头往门口走,声音闷闷的,“我不饿,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凌晨两点半,不知道吃的什么饭。

“不饿就陪我吃一点。”他说话功夫已经摆了两副碗筷。

林温温人已经走到了大门口,伸手拉开门却愣住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雨,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地上。

她没有伞,别墅区这么晚又打不到车。

“吃饭,然后去楼上睡一会。”陆景深已经坐了下去,目光看了过去,淡淡的语调,“或许你也可以选择陪我做,做累了直接睡。”

林温温知道他说道就能做到,这会走也没法走。

她站着不动,陆景深开口道,“乖乖陪我吃完饭,明天我会把你要的文件给你。”

坐在餐桌前,林温温看着碟子里的饺子,忍不住问道,“你包的?”

“饺子皮和馅都是现成的。”他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将饺子咽了下去,才开口说道。

林温温默了默。

他们在一起三年,可是她都不知道他还会做饭。

陆景深夹了个饺子放在她的碗里。

林温温本来不饿,这会肚子里也觉得有些饿了,她夹着饺子咬了一口。

香菇肉的。

出乎意料的味道不错。

“我读书的时候,嫌外面饭菜不好,那时候陆家又靠不上,所以只能自己动手学着做。”陆景深难得的提起过去的事情。

林温温其实弄不懂赫赫有名的陆氏继承人,怎么会混到在国外连顿可口的饭都吃不上的地步,她想问但又觉得这些事是陆景深的隐私,他们如今的关系不应该管太多。

“味道不错,陆总有这个手艺,将来去开饭馆一样赚钱。”林温温吃了几个便停了筷子,这话说是恭维倒也是事实。

陆景深也放了筷子,他起身将碗筷收拾好放到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两杯水。

“谢谢。”林温温接过水杯,慢慢喝了一口。

“时间不早了,楼上有客房。”他开口说道。

林温温想说不用了,她在客厅里面等天亮就行了,但话到嘴边想起这男人的性格,又点了点头,“好。”

夜深了,窗外雨却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