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言浅溪白逸宸小说名字叫什么_主角是言浅溪白逸宸的小说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3 14:49

一不小心捡了个总裁大小:连载中类型:现代都市下载按钮

主角是言浅溪白逸宸的小说是“爱夏”所著的《一不小心捡了个总裁》,这是一部关于都市生活的都市言情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接地气。剧情精选:言浅溪被白逸宸这番‘厚颜无耻’的话气笑了,“喂,麻烦你搞搞清楚好不好,我当初之所以答应让你住在我家,是看你身上有伤,现在你伤已经好了,还不走要哪样,难不成你想在我这里住一辈子?”“言浅溪,这才几天,你就忘了那天晚上是谁把你这条小命救回来的了?”白逸宸倒不生气,只双手交叉在胸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言浅溪,就差在脸上写上忘恩负义几个大字了……

言浅溪白逸宸小说精彩预览:

“看在你生病的份上,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白逸宸自己搬了个台阶舒舒服服下来,之后又急急追问道:“把医院地址发过来,我过去找你。”

“嗯。”

将位置信息发给白逸宸后,言浅溪将手机塞回到枕头下面,闭目养神,就在她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强风吹过,本能地睁开眼,就看到白逸宸那张带着怒意的放大俊颜,牢牢定格在自己面前。

“言浅溪,你长这么大个脑袋是干什么用的,连自己发没发烧都不知道!”白逸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言浅溪,纤长的手指忍不住在她额头上戳了两下。

白逸宸手上的力道看起来很大,但真正落到言浅溪身上的,不过是蜻蜓点水般的一点,言浅溪倒也不闪避,只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我现在是病号,你不能欺负我。”

“病号?我看你应该顺便去神经科看看脑子去。”白逸宸损起言浅溪来一向毫不吝啬,只见他长腿一伸,轻松地把身后的椅子拽过来坐下,蹙眉道:“这个病房是怎么回事?”

以白逸宸对言浅溪的了解,这个精打细算到抠门的女人绝对不舍得花钱住这样好的病房。

对于萍水相逢却热情的有些过了头的范承毅,言浅溪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又怎么能给白逸宸解释清楚,只好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说给对方听,之后又小心翼翼地补充道:“这个人实在太奇怪,我差一点就把他当成骗子了。”

“你说他长的跟那个王天煜很像?”白逸宸敏锐地抓住重点,心里却一片了然。

他之前已经在网上搜了王天煜的照片,看到第一眼时,也几乎不敢相信。

听到王天煜的名字,言浅溪眼眸中的神采瞬间黯淡了几分,点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巧,但真的很像。”

看着言浅溪紧咬嘴唇,极力隐忍的样子,白逸宸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语气也冷了下来,没好气道:“这么说,你是找到替代品了?”

范承毅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从美国跑回来也罢了,一回来就跟他抢女人,看他不把那家伙踢回大西洋那边去!

“什么替代品,你怎么说话呢!”言浅溪的心情刚刚平复一些,骤然听到白逸宸这句讽刺意味十足的话,只觉得火气直冒,“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成天什么都不在乎,还要摆出一副全世界都欠你的傲娇模样!”

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叫到医院来,这哪是关心她,分明就是来气她的!

什么都不在乎?

他要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就不会大老远追到公司,又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来!

这个女人的良心被狗吃了么!

白逸宸从小被无数人追捧着长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劈头盖脸的指责,心里的火气蹭蹭往上涌,言语上更是争锋相对道:“对,在你眼里我处处都比不上那么什么王天煜,但你一个人在大马路上淋雨的时候,是我把你捞回家的,现在你发烧打点滴,陪在这里的还是我,你心里那个好人在哪里?”

蠢女人!蠢的无可救药的蠢女人!

白逸宸只顾着生气上火,却没发现他现在这副炸了毛的模样,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这个想法毫无征兆地从言浅溪脑海中闪过,让她心里满的都快要溢出来的怒火顿时不知道泻到哪里去了,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白逸宸显然没有适应突转的局面,原本就拧成一团的眉头蹙的更加厉害,冷冷道:“你在笑什么?”

“笑你很无聊。”言浅溪慢慢止住笑意,言归正传道:“我的钱包呢?”

“这里。”白逸宸随手一扔,粉红色的HelloKitty钱包稳稳落到言浅溪怀中。

言浅溪没有理会傲娇别扭的白逸宸,只是取出一张银行卡交到对方手中,有些无奈道:“也不知道这么高级的病房一天要花多少钱,这张卡里还有三千块钱,你帮我全部取出来吧。”

要知道这可是她下个季度的房租钱,一想起这些,言浅溪就觉得肉痛不已,可是人都已经住进来了,想后悔也没有机会,只能认了。

三千块钱?

白逸宸心里不由暗笑。

看来这个女人对豪华病房的价格,连最基本的认识都没有。

白逸宸想要戏弄一下言浅溪,但话到嘴边,还是硬生生忍了回去,改口道:“都取了,你吃什么?”

“西北风,你满意了?”言浅溪瞪了白逸宸一眼,没好气道:“你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抓紧时间闪人。”

她连自己的温饱都要解决不了的,还要养一个大男人,想想都觉得心好累。

好吧,她承认白逸宸没有花她什么钱,但天天对着一个情绪极度不稳定的冰块脸,很影响心情的好不好?

如果白逸宸知道言浅溪是这么评价自己的,只怕又要瞬间炸毛,可是他现在关注的重点完全不在这里,而在……

“言浅溪,你就算想过河拆桥,好歹也要等过了河再说,你信不信我拿着你所有的积蓄一走了之?”白逸宸毫不客气地威胁道。

他白逸宸什么时候堕落成这个样子,连三千块钱都看在眼里……实在是,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言浅溪被白逸宸这番‘厚颜无耻’的话气笑了,“喂,麻烦你搞搞清楚好不好,我当初之所以答应让你住在我家,是看你身上有伤,现在你伤已经好了,还不走要哪样,难不成你想在我这里住一辈子?”

见过厚脸皮的,但厚脸皮到这样理直气壮程度的,还真没遇到。

真是活久见。

“言浅溪,这才几天,你就忘了那天晚上是谁把你这条小命救回来的了?”白逸宸倒不生气,只双手交叉在胸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言浅溪,就差在脸上写上忘恩负义几个大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