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男生爱看

黑猫北泽方苏亚的小说名字_主角是北泽方苏亚的小说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4 11:26

带着黑猫走阴阳大小:连载中类型:恐怖灵异下载按钮

黑猫北泽方苏亚的小说名字是《带着黑猫走阴阳》,这里提供黑猫北泽方苏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是“肉食系兔子”。小说讲述了主角方苏亚死后变成一缕孤魂与他所谓的守护神黑猫北泽行走于阴阳两界的奇事,内容精彩,节奏紧凑,逻辑清晰,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灵异鬼怪类悬疑小说,小编强烈推荐。精选:北泽看到我的蠢样瞪着眼睛骂了:“你倒是快跑啊!”果然,他一开口,周围那些鬼哭狼嚎的能量像是闻到了唐僧肉的香味一样,掉头就往我这里冲过来了……

黑猫北泽方苏亚精彩试读:

一个有坏心的修士本来就已经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如果再有科技和文化为武器,这岂不是不让普通人活了么?

胡玉飞这么一说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胡玉飞对这件事情如此重视。

对我来说,只是单纯地不希望鬼谷和那只聒噪的鹦鹉出什么事。虽然公事的时间不多。但是我对他们还是很有感情的。

我们在龙脉通道之中快速穿行着,偶尔听着四周的虫鸣。反倒让人生出一种此刻是在踏青郊游的休闲感。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等我察觉周围异常的时候,北泽早已经恢复成人形紧紧跟在了我的身侧。

我不安地放轻了脚步,不知道咱们是不是又被人给跟上了。

不知道又往前走了多少路。忽然北泽用力在我身后一推:“跑!”

我惊呼一声,不敢回头更不敢停下脚步,按照北泽的吩咐。卯足了劲儿往前猛冲。

可我只觉得眼前一花。明明刚才是在向前跑,可这么一会儿工夫,北泽和胡玉飞竟然又到了我的前头!

这是……鬼打墙?!

反应过来之后我真是要哭了:我如今的水平也不差。怎么偏偏遇到鬼打墙这种最原始最让人无语的招数。又束手无策了呢?

坑啊!

而我也看到了:北泽跟胡玉飞被左右墙壁里钻出了的诡异能量打了个措手不及。两人都已经被缠住了。

那能量里头阵阵鬼哭响个不停,听的人头皮发麻。

我本来想要上去帮忙。却忽然反应过来那能量是什么,硬生生地刹住了车。扭头往来时的方向又跑过去。

可惜,这次是真的遇到鬼打墙了,反过来跑。也只不过是从循环的另一边穿了出来而已。

北泽看到我的蠢样瞪着眼睛骂了:“你倒是快跑啊!”

果然,他一开口,周围那些鬼哭狼嚎的能量像是闻到了唐僧肉的香味一样,掉头就往我这里冲过来了。

我吓了一跳,再一次往回跑,这一次反过来借着鬼打墙的瞬移作用甩开了攻击,让北泽有机会再一次缠斗上去。

没错,这地下通道里弥漫出来的诡异能量竟然恰恰就是让地府焦头烂额的怨气!

可这里又不是天尽之渊,哪来的怨气啊?

我一着急,就觉得脑袋里愈发乱哄哄的。

我一点点悄悄后退,一直退到鬼打墙发动的边界点,然后不动声色将灰白藤蔓往外放。

一般来说,鬼打墙只是一种障眼法。

虽然端木非自己懂得空间法则,但我不觉得他有本事将这整条龙脉都变成自己的领域。

如果真的是龙脉内部的空间错乱,龙脉自身也会很快失去生命力,不会是如今这中空却生龙活虎的模样。

想不通。

我仔细回忆着九爷在地府跟我说过的那些话。

怨气是无法净化的,是魂魄之内自然产生的。

但凡事死者,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怨气,除非是那些走得很安详真的了无遗憾的,但这样的例子太少了。

在地府,怨气可以压进天尽之渊中,而地府的能量结构也能抑制怨气的进一步生长。

但是在阳间就不同了。

只要是阴魂不散的,那怨气增长起来完全就是毫无止境的。

钻进牛角尖里的人,除非外力将他们拉出来,否则自己走出来的还真是少之又少。

我想啊想的就想明白了:这些怨气一定有源头。把源头找出来,断了根本怨气自然也就无法继续在阳间存留了。

这么一想我顿时有了打算,立刻将神识释放出去。

果然,在一旁的土墙里,正有四五个愤怒痛苦的魂魄在挣扎着,却始终无法脱困。

这时候,就要看我这个走阴人上场了。

对付活人妖怪北泽胡玉飞在行,对付冥顽不灵的普通人的冤魂,还是得走阴人大酒大肉地供着。

说干就干。我在阴影里点了功德香、架上三清道祖像,然后两只香喷喷的鸡加上一盘水果放在一块儿,再加上两支白蜡烛,准备工作就做好了。

走阴也是有规矩的,不是每一次都得大动干戈做一大堆法事。

比如现在这种目标对象近在咫尺的情况下,只要鱼饵够肥够大,不怕人不上钩啊。

果然,很快土墙上就产生了裂痕,哗啦啦地往下掉石块。

那怨气也不管北泽和胡玉飞了,转头往我这边扑来,一瞬间差点把功德香和蜡烛都给扑灭,吓得我赶紧又加了两柱香。

北泽反应过来,冲着那山体裂开的地方就是一爪子。

胡玉飞也恢复了原形,很快,他们就从两侧的山体里各挖出来六具尸体。

这些尸体的眼睛被戳瞎了,里头还钉着钉子。他们耳朵、鼻孔都用蜡封了起来,嘴巴上也用腥臭的黑线缝住了上下嘴唇。

北泽看了一眼就知道了:“这是七窍封魂法。那蜡——都是尸蜡。那钉子,是用来钉魂的。那黑线是在尸油里头泡了三天三夜的,线也是从大户人家的死尸衣物身上拆下来的。”

“别说了,恶心死了。”我被他说得肚子里一阵翻腾,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说北泽这个自动变成百科全书的坏习惯怎么还没有改啊,不显摆会死是吧?

不过北泽说归说,手上做的却都是我连想都不乐意想的恶心事儿。

他恢复成人形,两手左右一交叉,尸体眼睛里的钉子就拔了。

噗嗤几下手指一戳,封锁用的尸蜡就被他戳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