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男生爱看

何朝宗封师训孙得成小说名字_龙鳞迷雾何朝宗全文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3-16 10:46

龙鳞迷雾大小:连载中类型:科幻未来下载按钮

何朝宗、封师训、孙得成是小说《龙鳞迷雾》(又名《龙影迷踪》)中的主要人物,这是“郑雨轩”所著的一部带有东方玄幻色彩的悬疑侦探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悬念迭起,推荐阅读龙鳞迷雾何朝宗全文。小说讲述了普通打工仔何朝宗因一个传说而开启她 的寻龙之旅,路遇封师训、孙得成结伴而行的惊险故事。龙鳞迷雾剧情精选:听封师训这样一说,我就觉得自己的手指疼。因为以封师训的做法,百分之百是要取我的血,因为我融合过龙骨,又洗过龙血澡………

何朝宗封师训孙得成小说精选:

当时我们追到广西之后,遇到的朱望也是在找我们要巨蟒的角,可是那时候,我们真的只关心追巨蟒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巨蟒的角到底落到了什么地方。

现在这位首长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们去哪找啊?

孙得成无奈了,道:“首长,我的身手你也见过了,要不,我给您当三年的贴身保镖?你要别的还好说,巨蟒角那玩意,我们是真的没有啊!”

可是那个首长依旧不松口,实在是无奈了,我只好暗自琢磨家里还有什么东西,能跟那巨蟒角相提并论。

就在我发问之前,封师训再次开了口,道:“老爷子是想用偏方解决什么事吗?”

听我们这样说了,那位首长终于叹了口气,道:“我今年七十一岁了,打过仗,荣华富贵也享受了,艰难磨砺也经过了,其实没什么好遗憾的,但是,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却是我孙子啊。”

据老首长所说,他年轻的时候,参加过越战,从一个普通列兵,一步步升上来的,里面没有掺杂任何的水分,能爬到这个位置上,完全是靠自己的血拼出来的。

似乎是怕我们不信,首长拉开了抽屉,里面满满的都是军功章、荣誉证书、奖状……

大冬天里,老首长“刺啦”一声脱下了上衣,我们这才看见,他的身上全是伤疤,整个上半身,伤疤简直是一层摞一层,老首长说这些伤疤全是以前留下的。

一番闲聊,我们得知他也最佩服张自忠上将,听说了我八爷和张自忠上将的渊源之后,老首长叹了一口气,道:“唉,既然都是忠义之后,老头子就犯一次错吧,那巨蟒角找不到也就算了,你们这事,我给你们办了。”

虽然老首长答应了帮我们,但我们也不是白眼狼,就问老首长究竟要巨蟒角做什么用。

老首长道:“我儿子体质好,老头子我体质更不用说,只是,我孙子老是生病,大小医院都去过,军分区医院更是常客,但是无论哪个医生都说没病。

不管什么设备检查,都是健康的,但是就是这样,他孙子还是三天两头感冒发烧,老首长本来也不信这些,架不住自己妻子相信这个,就到处找懂行的人打听。

结果人家说了,老首长年轻的时候,战场之上造的杀孽太重,但是他有军职在身,一身煞气,一般的冤魂也不敢来找他麻烦,所以只好找他后代。

老首长的儿子也是军人,自然也是鬼神难惊,这一来二去的,就全部找到了他孙子。

鬼神之事本来就不是现在医学可以解释的,所以他孙子三天两头的去医院,检查的结果都一样,却也依旧阻挡不了他身子虚弱的毛病。

那个懂行的人说了,要想根治这种事,要么找来极煞之物,要么找来祥瑞之物。

本来以老首长的地位,要找些沾染过生人血的杀生刃也很简单,只是又怕他孙子体质虚,扛不住,所以只好到处求神拜佛,家里什么观音啊、佛像啊、貔貅啊之类的东西,倒是摆满了整个屋子,却依旧没有办法。

只要他孙子一出门,立马就病。

老首长年轻的时候就在部队,结婚也晚,算是中年得子;到了他儿子这一代,子承父业,也是结婚晚,中年得子,如此算起来,老首长就是正经八百的老年得孙,自然是稀奇的不得了。

所以天天看着自己孙子这样,心里也是憔悴无比,上次接到消息说有巨蟒出没,那老首长也是觉得巨蟒既然可以化龙,必然可以帮他孙子。

所以他才会亲自出兵来帮我们,结果正好遇到巨蟒化龙,后来又听说巨蟒渡劫失败,而且头顶上的角已经被雷给拔出来了,知道巨蟒的角一定不是凡物,所以才千方百计要弄到,拿回去给孙子做护身符。

但是老首长没有一开始就说明,而是要我们先想办法解决掉巨蟒,现在时间闲下来了,我们又正好有事求他,所以他才开出了这个条件。

但是知道了我八爷和张自忠的关系后,老首长也知道我们确实没有巨蟒的角,还是答应了帮我们。

封师训点了一支烟,道:“首长,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您孙子?”

听封师训这样一说,我就觉得自己的手指疼。

因为以封师训的做法,百分之百是要取我的血,因为我融合过龙骨,又洗过龙血澡,还在苍山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冲上了山崖,如果那次真的是有龙的话,那么龙息也只有我一个人吸收到了。

加上承风道长给我排过八字,我是天生的命中六火,以我的命格,那是万邪不侵的,我们既然找不到蟒角,龙鳞也失踪了,其他的东西,也都被我们给用了,现在能用的,也就只有我的血了。

封师训和孙得成虽然和我一样,经历了那些生死,他们的血也非同一般,但是毕竟没有真正接触到龙骨和龙血,反倒是接触的邪物更多,所以他们的血不合适。

封师训看了我一眼,道:“做好心理准备了?”

我还能说什么?

人家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几乎是给了我姐夫一条活路,我还能吝啬这一点血不成?虽然说人之精血是宝贵,但是我又没有死,只要好生将养,自然是能养回来的。

所以我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了左手在孙得成面前,道:“动手吧。”

孙得成拿起了老首长放在桌子上的牙签盒,掏出一根来,在我的手指上比划了半天,却一直不下手,只是一个劲地吓唬我,道:“我来了啊,我真来了啊,你准备好了啊。”

老首长也不知道我们在闹什么,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面带着微笑看着我们,等我们闹了半天了,孙得成终究是没有划破我的手,而是由封师训要求,让老首长带我们去了他家。

在他家里,我们果然看见了满屋子的摆件,什么三足金蟾啊、玉观音啊、石头貔貅之类的,到处都是。

老首长问家人,道:“小猴子又跑哪去玩了?”

这么一问才知道,今天他孙子又说发烧了,现在还在医院打点滴。

我们又只好折向了小区的医院,在路上老首长告诉我们说,他孙子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小孩,所以都待的娇,性格就特别皮,老首长就直接叫他小猴子了。

我们也没有心情去过问这小子的真名,知道绰号就行了,反正我们又不是他们家亲戚,不过是因为老首长帮了我们的忙,所以我们投桃报李而已。

在医院见到那小家伙的时候,他正安静的躺在床上,挂着针水,而且水已经快挂完了,见到了老首长,那小子立马就活了过来,翻身就要趴起来。

反正药水也已经挂的差不多了,就让护士把针头拔了,打算先回老首长家里再说。

这小孩差不多五六岁的样子,一路上撒娇,要老首长抱,我一看老首长那么大岁数了,所以就自告奋勇的去抱了他。

结果这孩子到了我背上,我竟然感觉到了一阵凉意,虽然现在确实是冬天,但是我穿的也不算少啊,就算是温度真的降了,也不应该只冷后背才对啊。

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封师训做了个眼色,我知道,以封师训的智商,他一定能理解。

果然,封师训很快就拽着孙得成到了我的身边,假装逗那小孩子玩,说也奇怪,他们俩一过来,我马上就感觉那股凉意消失了,而且,我背上的小孩子也似乎恢复了活力,跟他们俩奶声奶气的交谈,不时发出“呵呵”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