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推荐>男生爱看

主角是明嘉靖年间的二三小事的小说_大明海事骈四俪六小说

作者:骈四俪六 来源:晋江文学 时间:2018-05-03 17:36

为各位书友们提供有明一代之嘉靖小说《大明海事》,此文为骈四俪六原创,主角是明嘉靖年间的二三小事,现在这种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小说能写的这么精彩真的是非常的少见了,更多大明海事骈四俪六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就在这里哟!不要错过~精彩片段:沈约给戚英姿斟茶,“戚将军,戚将军?”戚英姿回神,“哦,你说。”沈约将杯子递给她,“喝茶。”男人望着...

大明海事状态:已完成作者:骈四俪六全文阅读

明嘉靖年间的二三小事小说 精彩章节

沈约给戚英姿斟茶,“戚将军,戚将军?”戚英姿回神,“哦,你说。”沈约将杯子递给她,“喝茶。”男人望着女将军笑,“戚将军似乎有心事?”

戚英姿挠挠头,隔一会儿,又挠挠头,沈约觉得好笑,“此事很难开口?”

“我......那个......”

戚英姿下定决心一般,她抬起头,“是这样的,住我家隔壁的佘奶奶,她有两个孙子,一个在山西大同府当戍军,另一个在南都。去年佘爷爷去世了,我找人送消息去南都,南京的小庆回来了,他说他收到消息就回来了。但是在山西的大庆没回来,他出门九年了,我也找人送消息去了大同,但是送消息的人说找不到大庆,我怕......”

“你怕大庆不在了?”

戚英姿抿着嘴,“我有心理准备了,小庆说他也写过信去山西,但从来都没回音,我觉得......我也不是说一定要大庆回来,我就是想知道,大庆是不是还活着,这样我也好跟佘奶奶有个交代。”

沈约看她一眼,“我同科的进士有一个去了山西大同府下面一个县当县令,若你想查大庆的信息的话,那你将他的籍贯姓名都写给我,我写信给我的同科,请他帮忙查询。”

戚英姿抬起头来,沈约见她表情严肃,不知她要做甚么,谁知女将军站直了,恭恭敬敬朝沈约鞠了个躬。沈约连忙扶她,“不可,不可,将军官品在下官之上,将军大礼,下官不敢当。”戚英姿道:“此后你就是我兄弟,是我们卫所所有人的兄弟,以后但凡有好东西,我们绝不会少了你一份。”

戚英姿拍着胸脯,又要行大礼,沈约连忙道:“将军不必多礼,约这就写信去大同。”

戚英姿扭头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还细心地将房门掩上,沈约写了两封信,一封是写给山西大同府下面的县令汪珉,另一封则是用蜡加密,传给京城霍府的。

宁波卫所养的信鸽不错,戚英姿筛选了信鸽的品种,赵全甚至从几个色目人手里买来几只鹞子,鹞子传信快过信鸽,并且能在海上飞行,人去了海上,鹞子也能把人给找到。

霍韬在后院里逗孔雀,镇国公府富贵非常,就是那滇南的孔雀,霍府里头也养了三四只,下人拾了孔雀翎毛出来插瓶,霍韬指着那只最为年老毛衰的孔雀,说:“毛该理理了,尾巴都快断了。”

下人连忙将那只孔雀引至花园东南角,剪除断翅。霍韬读了沈约的信,道一句:“孔雀东南飞?”

霍国公爷要宴客,宴客地点就在霍家后园,翰林院编纂舒芬、太仆卿毛渠,还有今春殿试入翰林院的前三甲都来了,另外就是家里别院被烧的萧大学士。

锦衣卫百户马鸣衡马上将霍家后园里的情况告知嘉靖帝,不想皇帝陛下却耽于祈祷练功,没得功夫搭理他。道教大师邵元节最近在替皇帝炼制一种新药,“不死药”。这种药吃了能促进生育能力,嘉靖帝登基已有十年,他急于立嗣以保住自己的地位。

是以马鸣衡多次打霍韬的小报告,皇帝都无心理他,只一回,皇帝同最近晋为嫔妃的康嫔说,让马鸣衡少来叨扰他。

康嫔或许敲打过马鸣衡了,但正在上升期的人总是目中无人的,马鸣衡觉得自己的姊妹正得宠,康嫔自己却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霍韬在镇国公府里宴客,曲水流觞,标致的婢女们如云一样穿梭,舒芬抱着一盘子点心,道:“瞧咱们萧大学士那样子,眼睛都盯在人家身上挪不开了。”

霍韬低声笑:“宫里的小太监说皇帝有些日子没去康嫔那里了,康嫔着急,花钱贿赂邵天师,被邵天师点到皇帝跟前去了。”

舒芬塞一口小方糕进自己嘴里,“这就叫越急越乱,越急越错。”

“原来国公爷与舒编撰躲在这个地方,二位可好生清闲。”来人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姓张,张千山。张千山有个妹妹,正是嘉靖帝的第二位皇后,张皇后。

张皇后的父亲也是锦衣卫,她在嘉靖五年进宫,嘉靖七年的时候,陈皇后怀孕,接着在十月里流产,不久就去世了。张氏在嘉靖八年被立为皇后,皇帝欣赏她的仪态,并且称赞她在大礼中的表现,当然,张氏的种种礼仪表现,都是针对皇帝的爱好而格外训练过的。

瞧见张千山,霍韬与舒芬都站起来,霍韬道:“国舅爷来了,怎么无声无息,好歹也要十六抬大轿抬着,十二个美女跟着才像话。”

张千山在霍韬身边坐了,舒芬给他倒茶,说:“好久都不见国舅爷,不知国舅爷最近都忙些甚么。”

张千山仰着头,“还能忙甚么,皇上忙着生孩子,咱们也都忙着求嗣,今年宫里又选了几个嫔,人人都忙着生孩子呢。”

“哧哧”,霍韬笑出声来,“听闻邵天师给今上炼制了一种春.药,国舅爷不妨让皇后娘娘也服用几颗,增添房中效果。”

张千山道:“邵天师的药岂能给后宫妃嫔吃,就是要吃,也得等着圣上赏赐,哪里是想吃就能吃的。”

嘉靖帝成婚十年,十年间都无子,这一桩是皇帝的心病,焉知不是皇后的心病。说起这一桩,张千山就没了闲聊的心思,起身往别处去了。

霍韬瞧他背影,嗤一声:“愚昧。”

舒芬见人走了,接着端起盘子吃小方糕,“可不就是,就没见过谁吃药能吃出个孩子来的,要生孩子,还不如找个汉子来得爽快。”

“闭嘴!”霍韬叱舒芬,“长点脑子,这话是你该说的吗,你要是有心,出去寻寻,寻个方士过来,炼上几幅好药,皇帝也就高兴了。”

舒芬撇嘴,“我又不是太上老君家的,我去哪里寻个方士过来?”

“好了,不说这个了。”霍韬捻一块点心放进嘴里,“马世远去宁波,我越想越不放心,皇帝天天与一干嫔妃黏糊在一起,保不齐哪个就有了身孕。”

舒芬抬头,“马氏她?”

“嘘!”霍韬望着张千山,“张皇后是个没用的,内不能分宠,外不能干政,张家是皇后的母家,竟然被马氏一个嫔压着,当真是中看不中用。”

“沈约他不是正跟着马世远吗?”

“沈约需要机会,至于机会。”霍韬的眼珠子落在今年的新科进士前三甲身上。

舒芬终于不吃了,他将盘子搁在桌上,“甚么意思,你又看上谁了?”

“成吉思汗死了,蒙古又出了个巴图蒙克,嘉靖三年,巴图蒙克死了,可蒙古人又死灰复燃了。”

霍韬坐在一张能摇动的紫檀木椅上,“都是命啊,蒙古人天性就刚强,巴图蒙克想成为蒙古的王,可偏偏名不正言不顺,他再怎么能征善战,还是因僭越名誉想妄称可汗而被干掉了。你说,这世界上名正言顺是不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嘉靖九年,大同戍军叛乱,因为这个地区遭受了一次蒙古骑兵的袭击,蒙古骑兵人数达六万人之众。新上任的总兵监督兵士们修建战壕和其他的防御工事,以增强北边的防御线。

叛乱的起因是件小事,监督工程的军官提出要求,要求官兵们休息一天,但总兵大人拒绝了这个要求。于是士兵们被煽动,军官唆使他们洗劫大同,一天之后,士兵们在黎明时分散去。

兵变之后,山西巡抚被事端吓住,他上报朝廷说总兵激变了部队,并且总兵已经在兵变中被杀。巡抚的奏章送上朝廷,朝廷指责他与叛乱士兵相互勾结。

再回溯过去,朝廷发现这支部队在嘉靖二年的时候也曾经叛乱,当时明廷给了每个士兵三两银子,安抚士兵,并予以赦免。

这回大学士张璁也就是张孚敬给出建议,建议朝廷派一个总督过去扑灭叛乱者。但大学士夏言发现皇帝并不是真的想军事解决,于是提出宽大处理。

礼部侍郎舒大春便提出建议,斩杀领头叛乱者,对余下官兵宽大处理,夏言支持礼部侍郎的建议。皇帝同意了这一场宽大赦免,他在结论中说:“岂非官多事扰乎?”

“愚蠢,都是愚蠢,有钱才有权,谁不缺钱,谁不爱钱,户部爱钱,皇帝爱钱,太监爱钱,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钱。能用钱解决的,何必还用人去扑灭呢?”

霍韬翘着腿,仰着头道:“西北有浮云,我看西北是又缺钱了,每回蒙古人过来就像一阵风,风刮过后山西就缺钱,缺钱就兵变。至于兵变了之后,还是要用钱去安抚。”

霍韬将头伸过来,低声道:“这就是我们仁慈宽厚的皇帝,一个从身份上就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帝。”

霍韬不知是不是喝醉了,还是时时被朝廷要钱心有怨言,舒芬架着他,穿过后花园,“咱们国公爷醉了,方才宴席上喝醉了,各位接着赏花,赏花。”

舒芬低声道:“你再说一次这样的话,霍家的钱你一个子儿都花不出去了,以后镇国公就是个死人,死翘翘的死人。”

霍韬蜷在他的鹅毛铺就的大床上,“沈约说野有美人,我这就准备去东南沿海搜罗几个美人,咱们皇帝不是愁子嗣吗,我给他敬献几个身强力壮的助他生育,也好聊表咱们为人臣子的一片衷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