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男生爱看

江林郑晴萧雅章节免费阅读-江林郑晴萧雅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大江 来源:半刻阅读 时间:2018-12-05 17:12

超级按摩师 第4章:送礼物

“真的?”

邹软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伸手将礼品袋抓了过来一把推到她怀里,再一仰头,将酒杯里剩下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再来!”

我拍了拍吧台,又叫了一杯。

邹软高兴的打开礼品袋一看,愣了愣,再一脸兴奋、声音微微颤抖的说。

“这是——最新款的LV,要一两万吧,我、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说完话,邹软就把礼品袋递了过来。

“送你了你就拿着。”

我摆了摆手,又继续喝起酒来。

邹软拿着礼品袋,盯了我几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俏脸一红,低下了头,不敢看我。

我拿着酒杯,又慢慢的把烈酒一口一口往肚子里咽。

喝完后,我再次让酒保给我倒满,一旁的邹软突然抬起头,说。

“江林,你是不是听小慧说我要来这边庆生就提前过来了,其实我不常、不、这是我第二次来这种地方。”

说到后面,邹软声音越来越小,又低下头,不敢看我。

庆生?

今天也是邹软生日,我眨了眨眼,知道是误会了,张口想把事实解释清楚,可看到她俏脸羞红的低下头,一时又不忍心。

好歹她比郑晴识货,知道我礼品袋里的LV包包是真的。

“来,邹软,祝你生日——快乐。”

说到生日,我的心又像被针扎了一下,拿起刚满上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江林,要不,我们别光顾着喝酒,去跳会舞。”

跟我喝完一杯酒后,邹软俏脸绯红的建议。

我看到舞池里男男女女随着重金属音乐疯狂的摇摆着,像是能甩去所有的烦恼一般,就点了点头。

已经喝了好几杯,我脑袋里还是会时不时蹦出跟郑晴的过往,看来印证了那句话——借酒销愁愁更愁啊,不知道跳舞能不能缓解一些。

随着邹软来到舞池,我俩就跟着音乐,跳了起来。

她还真是不常来酒吧,在舞池里动作比我还要僵硬,我不得不教她跳了起来。

我曾经跟郑晴来过几次这种类型的酒吧,再说这种舞蹈也没有什么难度,只要跟着节奏就好,你爱怎么跳就怎么跳。

过了一小会,邹软也放开了,一边高兴的跳着舞,一边围着我转圈,还时不时伸出手,捅捅我、捏捏我,非常高兴。

周围有些大胆的男女,有的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有的高兴的把衣服给脱了,有的甚至在角落里做着一些不太可描述的事情……

我和邹软当然没有这样,我是没有心情,她则是太过害羞,看到附近的男女那样,都会立刻惊叫着转过头去,她最大胆的举动就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胸口,下一秒,她就俏脸通红的缩回了手。

一小会之后,邹软跳得有些累了,拉着我回了吧台。

还别说,跳舞还真比喝闷酒要管用,我心情好了一些,点了两杯酒跟她一边聊天,一边喝了起来。

邹软误会我特意送她礼物并帮她庆生,再加上刚才一起跳舞时我俩的一些互动,她跟我更亲近了一些,动作也变得大胆起来,跟我一边说着一些高兴的事,一边往我身上靠。

不过我刚失恋,对这些暗示并没有兴趣,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陪着她喝酒。

没一会,邹软再喝了两杯,整个人一下倒在了我怀里。

我没想到她酒量会这么不好,轻声的唤了唤她,她摆了摆手报了一串地址,又把头埋进了我怀里。

这是以为我要把她送回家吗?

我愣了愣,只得抱起她,从酒保那取了礼品袋和她的包,出了酒吧。

酒保在递给我东西时,冲我挑了挑眉毛,好像在说,兄弟你今天可以疯狂的……

半个小时后,我抱着邹软来到她的住处。

她租住在一个不错的一屋一厅里,我把她抱进去后,她似乎酒醒了一些,睁开迷糊的眼睛看了看我,问她在哪,并用手在我胸口轻轻的画起了圈圈。

我感觉到胸口的异样,再看了看她绯红的俏脸,身体一热,有了一丝冲动。

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可今天我俩的事真是一个小小的误会啊!

进卧室后,我咬了咬牙,还是强行把这股冲动给压了下去,准备把她安顿好就离开。

我把邹软放到床中间,给她脱了鞋子,再准备给她盖上被子,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一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由于我今天也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在给她盖被子时,一只脚就半跪在床上,现在她一把勾住我的脖子,整个身体的重量让我向她倒了过去。

还好我急时伸手一撑,稳住了身体,不然我就得跟她嘴对嘴的吻上了。

看着邹软近在咫尺的绯红俏脸,还有那诱人的香吻,我刚刚压下去的冲动一下又冒了出来,想要不管不顾的吻下去。

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咽了口口水,解开了她挂在我脖子上的手,出了卧室。

坐在出租车上,我摇了摇头,邹软不会真喜欢上我了吧!

刚才她突然挂在我脖子上让我差点亲上她,我能听到她心跳加快,她是故意那样做的,就是想让我主动一点,如果刚才我真的亲了下去,我俩现在就正在……

可刚刚被郑晴背叛,我真的没有那样的心情,再说我跟邹软接触不多,可不能醉后那样,对她不好,我可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回到住处,我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宿醒后醒来,我头痛欲裂,喝了杯水后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一拍脑袋,十分后悔。

那个LV包包可是花了我一两年的积蓄,不要的话可以拿去直接退了,怎么能一时兴起送给了邹软,还弄出那样的误会来。

现在搞成这样,我怎么好意思再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