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许卫傅芳芸_溪下曲幽芳在线阅读

作者:小立早少火 来源:黑岩 时间:2019-01-10 09:55
溪下曲幽芳状态:连载中作者:小立早少火全文阅读

由作者小立早少火创作的女频小说《溪下曲幽芳》,主要角色有许卫傅芳芸。傅芳芸这匆匆几十年,什么都经历过,爱过,痛过,哭过,笑过,她这辈子就算留下遗憾也没什么关系,因为这些必定是人生中所要经历的。

溪下曲幽芳 第十七章 因祸得福住进了学校

一天晚上,傅芳芸一个人在老前屋睡觉,半夜里她的门响了,是有人在外面撬门。傅芳芸吓死了,老前屋的北门又被许三胖用砖头封死了,此时她无处可逃。

突然撬门声停止了,外面出现了打斗声。这时候邻居家的灯随着一阵狂乱的狗吠纷纷亮起来了,确定门外是邻居二大爷的声音,傅芳芸打开门冲了出去,抱住二大爷直哭。二大爷用电筒一照,果然门上有被翘的痕迹。老刘头家离傅芳芸家就隔了三户人家,老刘头也闻声过来了。最后,老刘头把傅芳芸接到了他家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傅芳芸在老刘头家吃过早饭后回家里拿东西时发现了门口的血迹,而且在门口的菜田里发现了血迹斑斑的女人的内裤和胸罩,吓的傅芳芸哭着跑到老刘头家。老刘头报警了,十点钟左右派出所的民警来现场勘察了。

“小姑娘这是你的吗?”民警用夹子夹起胸罩问傅芳芸。

“都不是我的。”傅芳芸盯着粉色的胸罩呆呆地看着,又倒吸了口凉气。

待民警调查完离开后,老刘头就陪着傅芳芸一起到了学校。傅芳芸以为老刘头是护送她上学的,傅芳芸进了教室后看到老刘头径直走到了校长室。

王校长给老刘头恭恭敬敬地倒着水说:“老师,我们学校实在没有多余的房子了。而且,学校的房子都是给教职工住的,让一个女学生住进来不合适啊!”

“怎么不合适,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不会给你惹麻烦的。”老刘头抬高一度音阶说。

王校长笑了笑,他没好意思把傅芳芸打人的事告诉老刘头,原因很多,其实他也感觉傅芳芸是被另一个女同学陷害的,他也比较喜欢这个一向低调,可又低调不了的傅芳芸。最后王校长说:“这么着吧?让刘宇回家去住,他的房子腾出来给傅芳芸住,老师你觉得如何?”

班主任刘老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一旁站着的傅芳芸说:“你是不是早有预谋想霸占我的屋子,早就让你把你的筝给拿回去,你是总总借口。现在好了,你的筝不用拿走了,我走了。”

傅芳芸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搬到学校来住了,她掐了一下自己,“疼”是真的。刘宇除了带走自己的洗漱用品和衣服,其他的东西都留给傅芳芸用了。当天晚上,傅芳芸就住下了。

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区在东北角,和学校相连的是一个拱形的大门。里面住着二十几户人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院子和单独的大门。傅芳芸的政治老师老张也住在这里。

刘宇的宿舍在最东边,原先是一个大的院落,后来不够分就从中间给隔开了。北面的寝室西墙上还保留着扇门,后来刘宇用衣柜给遮了起来。院子里有根凉衣绳,还有十几个空花盆堆在墙角。东边有很小的一间洗漱间,前屋门通外面,前屋也是被隔开的,这边保留了东边一间,现在是个小厨房。傅芳芸对这里的一切又新奇又满意,推开前门,东边是一大片树林,空气特别的好。天黑了,她煮了点粥吃完了就开始写作业了。

傅山周日早上回老前屋接傅芳芸去城里上课,结果到家才知道夜里门被撬的事,把他吓的不轻,好在人没事,最后当他知道傅芳芸现在住在学校里了,他激动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亲自到老刘头家表示了感谢。傅山骑上摩托到了学校,傅芳芸已经在门口等她了,幸福的父女骑着摩托回城里了。

妈妈一高兴,中午做了满满的一桌子菜。现在傅芳芸住学校里,也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了。席间,妈妈高兴地说:“今天,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没等妈妈说完,小秋高兴地拍着手说:

“是妈妈要生小妹妹了吗?太好了,我也要当姐姐啦!”一家人哄堂大笑起来,傅芳芸捏了一下妹妹的小鼻子说:

“你就这么喜欢当姐姐吗?”

妈妈随后接着说:“我马上就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琴行了。以后芸儿就可以在自己家的琴行里学琴了。”

傅芳芸高兴地举起杯子说:“敬您,沈老板。以后承蒙关照了。”

“这孩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下午傅芳芸去了一趟市场,买了满满几大袋的东西拎回学校了。傅山临走时要给她钱她没要,让父亲下周日早点来接她,顺便去花木市场给她买些好养活的花草带来。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傅芳芸感觉到现在很幸福,但是一想起许卫,她又开始悲伤起来了。最后回到宿舍开始化悲伤于动力,开启了一轮疯狂的洗刷。

早上出门时,她已经把被子和枕头都拆开了挂在晾衣绳暴晒了一天,晚上回来换上了妈妈为她洗干净的一套黄色小熊的床单和被套,把屋子里能洗的都洗了,最后累的饭也没吃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太阳已经老高了,这时发现自己不仅仅是没吃晚饭了,愣是连衣服也没脱就倒床上睡着了。

抓上书包边跑边穿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教室。原来从宿舍到一年级(1)班是一条直线,大概两百米都不到,穿过拱门就是两排粗壮的梧桐,旁边就是班级了。进了教室同学们都在大声地朗读,傅芳芸坐下来平静了几秒后,也开始加入到了早读的行列。刘老师一直站在讲台盯着她看呢,而且已经看了半天了,显然自己是迟到了。这时想起许卫送她的表还在吴磊那里呢,提起了表,又想起了许卫。她真的好想他,哪怕他来封信也行啊!

早读下课铃声响起了,傅芳芸快速地回到宿舍洗漱了一下,吃了个面包又冲了杯奶喝了才返回教室,时间刚刚好。

第一节语文课上,刘老师走到傅芳芸桌旁,轻声且严厉地说:“这么近还迟到,我看以后你就睡教室吧!”说完就走到了讲台上继续上课了。

傅芳芸感到很无奈也很愧疚,中午放学时,她拦下了刚准备回家吃饭的刘老师说:“刘老师,能麻烦你帮我把我屋里的闹钟带过来吗?”

“其他东西要带吗?”

“随便吧!只要好拿。”

现在住回家的刘老师日子过的也不错,饭有人给做,衣服有人给洗。这不,今天中午老刘头的媳妇又给他做了炖排骨。见饭还没烧好就和他爹杀了一盘棋,父子俩关系也好多了。老刘头媳妇现在可以天天看到儿子了,每天她是想着花样地做好吃的。下午,刘老师拿着傅芳芸给的钥匙开了门,也不知道什么是她需要的就一股脑全带上了,装了满满一箱子带到了学校。

下午放学了,傅芳芸开始整理刘老师带过来的东西。打开箱子就看到了那只许卫送她的兔子,虽然兔子已经不会唱歌了,但晚上傅芳芸都是搂着它睡觉的。整理着一件件许卫送她的小玩意,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心里不止一次地问道:“许卫,你现在过的好吗?你有想我吗?是我惹的祸让你受了伤,你还记得你写的纸条吗?‘共同努力共同进步实现共同目标’我会好好努力的,争取考上省城的大学,那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想到这儿,她突然有了动力,开始做晚饭了。

她对吃不是个随便的人,即便是一个人吃饭,那也是很讲究的,仿佛骨子里自带着贵族的习气,当然这是她自己认为的。

晚饭做的是紫薯稀饭,蛋炒饭和糖醋排骨,还洗了一大盘的生菜用来包排骨吃。摆好了碗筷,洗完手刚准备开吃时,有人敲门了,她想都没想便随手拉开了门闩。

“师老师,请进吧!”傅芳芸有点意外的说。

“刘宇呢?”同样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傅芳芸会在刘宇的院子里。原来师老师手受伤了,这些天一直呆在医院,根本就不知道刘宇已经把房子让给了傅芳芸住这事。

傅芳芸看着师老师打着绷带的右手,问道:“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啊!要不您就在我这儿吃吧!”说着就把方凳上的晚餐端到了寝室的桌上。“您先进去坐吧,我去给您搬张凳子。”

傅芳芸帮他装了碗蛋炒饭和紫薯稀饭,又给他拿了把勺子。看着师老师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揣的样子,很难把他和小偷联系在一起。师老师真的很帅,难怪许玲为他痴狂的。傅芳芸自己则什么也吃不下了,难到真的是秀色可餐吗?

“我来帮你包个生菜排骨吧!”说着就将排骨剔除了骨头后用生菜将肉裹好送到了师老师的左手上。师老师一口塞了进去,边嚼边说好吃!

师泷深情地望着端碗喝稀饭的傅芳芸,心里想:今天晚上她这顿饭是远远不能报答他的恩情的,那天晚上若不是他的出现,傅芳芸肯定是凶多吉少了。自己和歹徒博弈中,右手臂被歹徒的铁榔头所伤。

师泷是会功夫的,还是跆拳道黑段,和歹徒的对决中,他发现歹徒出手特别凶残,招招都是致命的。而且他感觉到歹徒绝不仅仅是冲着劫财劫色去的,他感觉到了歹徒的杀气。此时眼前这个傻丫头还全然不知,师泷认为她和歹徒说不定是认识的。等有机会再好好地套套她的话吧!想到这儿,师泷吃完起身便谢了句就离开了。

收拾好一切便开始写作业了,很快作业就写好了。一看时间还早就练了会儿琴,怕吵着别人,所以她没有带玳瑁弹。指肚和指甲触弦时发生的声音轻柔而干净。回到家的师泷用一只手将自己的床挪到了东墙边的门旁边,自己则躺在床上开始欣赏着美妙的音乐。听着听着,他睡着了,而且没有做恶梦。还是早上傅芳芸的闹钟“叮叮叮”声把他吵醒了的,几年来,他一直被失眠所困绕。那天晚上也是因为失眠才骑车溜达到傅芳芸的住处的,现在他竟然可以一觉睡到天亮了。睡好了,心情自然也很好,新的一天就又开始了!

溪下曲幽芳状态:连载中作者:小立早少火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