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许卫和傅芳芸小说_溪下曲幽芳在线阅读

作者:小立早少火 来源:黑岩 时间:2019-01-10 10:03
溪下曲幽芳状态:连载中作者:小立早少火全文阅读

由作者小立早少火创作的女频小说《溪下曲幽芳》,主要角色有许卫傅芳芸。傅芳芸这匆匆几十年,什么都经历过,爱过,痛过,哭过,笑过,她这辈子就算留下遗憾也没什么关系,因为这些必定是人生中所要经历的。

溪下曲幽芳 第十八章 1995年 初一下学期

周日傅山早早地就来了,他给傅芳芸带了好多花花草草的,还帮傅芳芸把花都给栽好了,收拾停妥父女准备回城里了。

听到了摩托车的发动声,师泷知道傅芳芸肯定是去父母那儿了。待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完全听不到了,师泷感到了一阵失落。这些天自己手受伤都是吃的白水面条,看着自己打着绷带的胳膊,叹了口气,说道:“丫头啊!你要是知道我这伤是为你负的,你肯定得感恩戴德好好地犒劳我一番。”

他是不会说的,在傅芳芸的心里,他已经失去了“清白”,不能再越描越黑了。想到自己的龙凤手镯,心里感到一阵绞痛,许玲来过自己房间之后手镯就没有了,不是她拿又会是谁呢。那天晚上许玲告诉他,她的外婆去世了,猜想她晚上肯定不会回来的,所以,就做了一回“贼”进去搜了。没想到遇上了发高烧的傅芳芸,她长的跟自己失踪的女友颇为相似……

院子的隔墙对于他这个身高183的人来说,想参观是相当容易的。这丫头把院子里收拾的很干净,晾衣绳已经被挂满了。

师泷实在无聊只有睡觉了,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才醒,而且是被饿醒的。突然,他听到了打雷声,难道是要下雨了吗?走到院子里雨已经开始滴了。

糟糕,她院子里晒着被子呢!肯定不能帮她收,她肯定会把他当成偷窥狂的,小偷再加上偷窥狂,天啊!虽然自己不能算是一个好人,但绝不至于是傅芳芸想的那样。

雨停了好一会儿傅芳芸才回来,打开虚掩的门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被子什么的都已经收在了前屋的凳子上了。傅芳芸刚一回来,坐在门口一直待命的人就出来了,他站在前屋门外说:

“你门没锁我猜你没走远,这是去哪儿了?”

“我去我父母那儿了,门我没锁呀!”傅芳芸一脸狐疑的挠头,最后她好像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走时锁没锁门了。

“我下午去你那儿看看有没有鸡蛋的。”

“有的,我现在就给你拿。”说着傅芳芸就去柜子里掏了两个鸡蛋递到了师泷的手上。

师泷真后悔,干嘛要说借鸡蛋呢!现在拿着鸡蛋就得自己回去做饭了。唉!晚上又得吃面条了,还好多了两个鸡蛋了。

师泷拿着两个鸡蛋就回去开始下面条了,不一会儿面条下好了正准备开吃时,飘来了一阵香味。确定是那丫头那边做的,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做出这么香的饭菜。这丫头对自己还是挺防备的,自己也不好意思过去。唉!继续吃面吧!这时门响了。

“师老师,您做饭没?老张老师非喊我去他家吃饭,我想你要是没做,我就把电饭煲端过来给你吃吧!”傅芳芸站在门外说。

“那好呀!你端过来吧!”师泷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待傅芳芸刚转身,他就倒掉了自己已经下好的面条,高兴地说:“再也不吃面条了。”

“师老师,过十分钟打开就可以吃了。”说完就开开心心地去老张家吃饭了。

傅芳芸做的是很简单的菜米饭,上面还蒸了两根香肠。师泷吃的是干干净净,简直可以夸张地说——不用洗了。

离放暑假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每天过的几乎是一样的,傅芳芸觉得把简单的一天过充实了就是有意义的一天,得失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傅芳芸呆呆地看着许卫送她的表,吴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傅芳芸桌旁了,“我刚刚去送作业本,看到办公室窗户的玻璃上有你一封信。”

没等吴磊把话说完,傅芳芸就飞奔过去了,那速度跟闪电侠差不多。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跟跑没关系,主要是紧张的。最后把信放进桌肚的书包里了,时不时的还伸手进去摸摸,生怕飞了似的。还好这是最后一节课了。

回到住处,拿信的手都有点发抖了。果然是许卫,A市第十三中学寄来的。努力地平静心情后,她开始读信了。

芸儿:

展信佳!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才给你写信完全是因为一切才刚办停妥。我现在在第十三中学读书了,姑姑和姑父花了好多心思才把我弄进去的。学校氛围挺好的,今天总算把拉下的功课给补上了,心里踏实了才给你写了这封信。

你现在过的还好吗?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那群混混要是再找你麻烦你就得报警,别什么事都自己抗着。你也要努力学习,希望你可以考上A市的大学。我期待你的到来噢!共同努力,共同进步,实现共同目标!

我姑姑对我看的比较紧,我就不把住址告诉你了,你写信就寄我学校来就行了。

……

傅芳芸看了信后很失望,她感觉和许卫之间的距离突然就拉开了。傅芳芸落泪了,她是多么想让许卫再求求她姑姑把她也弄到第十三中学去读书,可是这只能是美好的幻想。

当天晚上傅芳芸也给许卫回了封信。

许卫:

见信好。我现在挺好的,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现在在学校住了。周日父亲会来接我去城里上课,晚上把我送回学校,日子过的很充实。

别指望我考上A市的大学了,我的学习你还不知道嘛!什么都是马马虎虎的,再说我也不想那么累,考不上我就去A市打工。我可以去琴行当老师,我想养活自己是没问题的,也不用你操心,我也不会妨碍你学习的。

许玲姐有和你一起吗?有她的地址给我噢!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

就此停笔!

1995年6月13日

开始放暑假了,傅芳芸要回城里了。父母和二叔都在农工路上买了自建房,傅芳芸家上下一共三层,大概有十几间。一楼是出租给别人的仓库,大概有四五间,房子位于市中心,所以仓库早都租出去了。二楼也是租给别人的,住了三四户人家,都是上班族早出晚归的。三楼是自家住的,傅芳芸和妹妹小秋一个房间,待东西收拾好后,她开始仔细地参观她的新家了。当她爬上楼顶时发现顶楼上居然还有一个小房间,里面还放了一张小床。顶楼的四周都是不锈钢的栏杆,上面还有很多晾衣服的绳子。傅芳芸瞬间觉得这是块难得的宝地,晚上可以看举头望明月,伸手摘星辰。

天气慢慢地炎热了,跟屁虫似的小秋也被热的受不了回房睡觉去了。现在傅芳芸总算清静了,躺在顶楼的小屋里都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突然她被一声尖叫给吵醒了,开灯一看,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他被傅芳芸给吓着了。傅芳芸悠闲地从床上起身问道:

“你是谁呀?瞧把你吓的。这地方是你的地盘呀?我不知道。”说着就起身要离开了。

“不是的,我只是……”大男孩支支吾吾地也没说明白。

这时傅芳芸刚迈出去的步伐又收了回来,转身说道:“噢……你不会是小偷吧!”

“不是,不是。”说着男孩就从包里掏出了身份证和学生证。

“师范大学中文系,李宇阳……”傅芳芸仔细地对比了身份证和学生证上的信息后又接着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父母知道吗?”

“不知道的。我暑假没有回老家,想自己留下来打工赚下学期的生活费。我在五金市场打零工,帮老板拿货送货,仓库就在你家一楼。”

“那你跑顶楼来干嘛?”

“一个月前的一个周末,我从市场拉了货送到仓库,刚准备回学校突然下了很大的雨,房东好心就让我在顶楼的小屋子住了一晚。”大男孩愣了一下又接着说,“学校放暑假了,我没地方住,所以……我不应该瞒着房东,我明天就跟房东谈,我住这儿交房租。”

听了理解后,傅芳芸由原来审问犯人一样的口吻转变的柔和了一些,“如果真是这样,你就踏实地住这儿吧。”说完就穿上拖鞋“吧嗒吧嗒”地下楼了。

翌日早上。

“奶奶,我想吃糖,可是妈妈和姐姐都不让我吃。”妹妹小秋撒娇地对奶奶说。

“糖呢?奶奶给你拿。”说完奶奶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等等,秋你说啥,姐姐也不让你吃,姐姐回来啦?姐姐人呢?”

傅芳芸躺在床上,把英语书往脸上一遮喊道:“天啊!奶奶又来让我读经了。救救我吧!”

这时奶奶已经走到了她的床前了,“啥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去二伯家看看奶奶。”说着奶奶动手把傅芳芸脸上的书给拿开了。

“我才回来没几天呢!再说我也找不到二伯家。”傅芳芸辩驳道。

“你二伯家就隔条路,来回不超过十分钟。走,现在就带你去二伯家摸摸门,省的你下次又用找不到来作借口了。”说着奶奶拖着傅芳芸就走了,小秋嘴里嚼着糖开心地一蹦一跳地跟在后面。

感觉二伯家比自己家豪华气派多了。二伯母正在厨房做饭,傅芳芸打完招呼就被奶奶拽进了她的房间了。

“来给奶奶再读上两段经文。”说着就把经书递到了傅芳芸的手上,自己则盘腿坐在了床上,耳朵眼睛也都到位了。

傅芳芸虽说不太情愿读,但是她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她读经时的语速不快不慢,奶奶则静坐细听着。傅芳芸好期望有一日奶奶能独立读经,不再依附她来读。傅芳芸很好奇也很纳闷,为什么奶奶从来不让傅正读。结果奶奶给出的答案是:“傅正学习好,要考名牌大学,你学习不好,需要上苍的帮助,所以,就得让你来读,还得多读。”傅芳芸听了奶奶的回答佩服的五体投地,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让你为她效力,不但让你服服帖帖地,还得对她感恩戴德。

每天都要读,一读就是一个多小时。有几次明明已经听到奶奶的呼噜声了,可当她一停下来,奶奶立马就清醒了,还非不承认自己刚刚瞌睡了。付出就会有回报,奶奶会把二伯母买的高档零食拿给傅芳芸吃,这待遇小秋也是不常有的。

晚上,妈妈做了好多菜,可是傅山却去了二伯家吃晚饭了。吃完妈妈开始收拾桌子了,傅芳芸连忙抢过妈妈手上的筷子说:

“妈,累一天了,我来收拾吧!您去休息休息。”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懂事听话的女儿呢!我都感觉你不像我女儿,倒像我姐姐了。”妈妈开玩笑地说道。

“来,让傅姐姐收拾吧!”傅芳芸顺势也同妈妈开起了玩笑。

“臭丫头。”说完沈心怡就去洗澡了。

傅芳芸把剩下的菜装进了一个拼盘,偷偷地拿到了楼顶的小屋里,还带了一瓶雪碧。

第二天早上上楼晒衣服时看到拼盘干干净净地放在小床上,傅芳芸开心地笑了起来,“他也真敢吃,怎么就不怕我下药毒死他呢!”拿起拼盘时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一大早醒来惊奇地发现自己还活着,谢谢施主。

李宇阳的一番话惹的傅芳芸哈哈大笑,一直笑到了楼下。

晚上吃完饭只剩下父女俩了。

“父亲大人,跟您说个事。”傅芳芸悄悄地对傅山说。

“什么呀?”傅山边剥花生边说。

“咱家楼顶上的小屋子住了个大学生。”傅芳芸说。

“我知道,小伙子人不太厚道,我一直都知道他住在顶楼,都是半夜才悄悄地上楼。”傅山淡然地说。

“他跟我说了,说是怕你们知道了会收他的房租。他也没有钱的,现在学校已经放暑假了,他也没地方住。”傅芳芸帮着解释说。

“孩子,不管怎么样,诚实正直是最重要的。而且这两样东西跟钱没有太大关系,这关乎一个人的本质。”

“跟钱怎么没有关系,我认为有关系,他要是有钱肯定主动跟你们谈房租。”芸儿辩解道。

“呵呵,你就是单纯善良过头了。我问你,如果是你你会像他这样做吗?”傅山反问道。

芸儿思考了一下,叹了口气后说道:“好象不会噢!我会主动跟房东说,我可以帮房东做家务来抵扣房租费,如果房东同意的话。”

“我说的吧,你是不会这样做的。做任何事得光明磊落,能拿到人前。”傅山说。

“我考试的时候也曾作弊被逮了个正形,老刘头对我说过‘诚实比分数更重要’这话像是镌刻在我心板上一样,时刻提醒着我。老刘头并没有因此而小看我,还教我写了这么些年字。爹,咱得给人悔改的机会,得学会宽容包容。”傅芳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多的观点和理论来。

接着傅山哈哈地大笑起来说:“丫头,你天天给你奶奶读经,不知不觉这道义都灌输进你脑子里去了。”

“我说的不对吗?”傅芳芸反驳道。

“对对对,你说的对,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人。”傅山妥协道。

今天妈妈带芸儿和小秋去布匹市场扯布做衣裳了,母女一行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在路上。路过烤羊肉串的摊点,傅芳芸就迈不动腿了,非要留下来吃完再去逛,最后妈妈和小秋去逛了。

“老板,来五块钱的羊肉串。”对吃她绝对舍得,说完就坐在小桌子前候着了。

“老头,过来过来,看你这羊肉串都发臭了。”一个纹身男坐傅芳芸侧面的桌子上嚷嚷着。桌子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铁丝条,上面几乎找不一点肉。最后就剩下一根说肉臭了,分明是要吃霸王餐。

摆摊的是一个岁数大的老爷爷,系着白色的围裙赶忙走过来,一脸无奈地说:

“小伙子,我在这儿卖几年了,从来不做昧良心的事,我的羊肉都是新鲜的上等羊肉,绝对不会臭掉的。”

“什么上等羊肉,分明说是臭的,不信你闻闻。”说着就拿起桌上剩下的一根往老爷爷的鼻子上靠,老爷爷表情无奈地站在桌前。

“一、二、三、四……四十八、四十九,一共四十九根,既然你手里的那根你非要说是臭的,我们也不要你钱了,把这四十九根的帐结了吧,一共九块八。”傅芳芸站在摊主老爷爷旁边对纹身男说。

“他妈的,你算哪根葱……”纹身男气急败坏地骂骂咧咧开来。

“这是我爷爷,你说我算哪根葱。告诉你派出所就在前面拐弯口不远处,我三分钟就能跑到,你信不?而且我是学画画的,就你这模样,我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傅芳芸说。

“算我他妈今天倒霉。”说着纹身男扔下十块钱气呼呼地走了。

“孩子,谢谢你。这邦人也不是来讹诈我一回了,唉!”说着摊贩爷爷就开始收拾桌子了。

“爷爷,前面拐弯口真的就是派出所,他们要再来讹诈你,你可以去报警,这帮小混混就爱欺负胆小怕事的,现在是法治的社会。”傅芳芸说。

吃完了美味的羊肉串,老爷爷怎么也不肯收她的钱,傅芳芸把五块钱往老爷爷白围裙里一塞,转身就回家了。

“天啊!这就是你给我选的布吗?这也太花花了吧!”傅芳芸拿着妈妈给她扯得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对,妈妈的审美向来不错,这一定不是她选的。接着就问小秋说:

“小秋,你选的吧!”

“是的,姐姐,好看吧!”小秋自豪地说。

“妈,你真敢让她选啊!布质量是不错,可这颜色也太花俏了,深绿打底配上浅粉的小花,太土太俗气啦!”傅芳芸一脸嫌弃地对着妈妈说。

“我有什么办法,你妹妹非要这个。谁让你这么贪吃不去自己选的呢!”妈妈振振有词地说道。

“好了,随便做吧!你做什么我穿什么吧!”傅芳芸略显去无奈地说。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李宇阳来了。傅芳芸一开始很纳闷,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呢!没想到他走到傅山跟前,对傅山说:“房东叔叔,对不起,我一直都偷偷住你家顶楼的小屋子也没有告诉你一声。今天我发工资了,现在请您把顶楼的小屋子租给我吧!”李宇阳诚恳地请求傅山。

“行啊!那就二十一个月吧!”傅山回答。

“谢谢房东叔叔,给您四十,我得住到开学。”李宇阳说着就把钱递到了傅山的手里。

傅芳芸站在一旁乐呵呵地问李宇阳:“没吃晚饭呢吧?一块儿吃吧!”

傅正这时从屋里探出头来,自言自语道:“这都唱的哪一出啊!傅芳芸好像跟这小子很熟的样子,还让人家一块吃饭。”说完,关上门又继续看他的书了。

饭好了,小秋来喊哥哥吃饭了。哥哥让妹妹先去餐厅,自己去洗手间了。在洗手间遇到了那小子正在洗手,相互点头微笑了一下。傅正特别不喜欢这种随随便便在人家吃饭的人,第一次见面礼貌性地问一下,结果还真的留下来了。吃完饭,李宇阳理直气壮地上顶楼睡觉了。

“傅芳芸,离这小子远点儿,我看他脸皮挺厚的。礼貌性地问一下真的就留下来吃饭了,你看他吃饭时的样,差点连汤都沾馒头吃了。”傅正一脸瞧不起地说。

“哥,我倒不觉得。他那是不做作的表现。反正吃不完也得倒掉,他吃了总比倒掉好吧!还有,吃的干净只能说明你妹妹我做的好吃。”傅芳芸调皮地说着。

“你不会有点喜欢他了吧?”

“怎么可能,我心里只有许卫。”傅芳芸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小声点,别让妈妈听见了,你也太早熟了吧!我就没发现许卫哪里好。”

“许卫对我好。”

……

兄妹俩站在窗台说着悄悄话,望着皎洁的月亮,傅芳芸突然开始想许卫了,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如果借她一双翅膀,她一定立马起飞去找许卫。

“月光女神,我真的好想许卫,你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吗?我想去见见他。”傅芳芸对着月亮眼泪“吧嗒”滴在了手背上,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落泪了,赶忙用手给抹掉了,深怕别人看到。如果你真的思念一个人到落泪,足可证明这是真爱。

溪下曲幽芳状态:连载中作者:小立早少火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