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溪下曲幽芳许卫傅芳芸by小立早少火在线阅读

作者:小立早少火 来源:黑岩 时间:2019-01-10 10:19
溪下曲幽芳状态:连载中作者:小立早少火全文阅读

由作者小立早少火创作的女频小说《溪下曲幽芳》,主要角色有许卫傅芳芸。傅芳芸这匆匆几十年,什么都经历过,爱过,痛过,哭过,笑过,她这辈子就算留下遗憾也没什么关系,因为这些必定是人生中所要经历的。

溪下曲幽芳 第十九章 别后重逢

天气越来越热了,傅山把家里一个不用的电风扇拿到了顶楼的小屋给新房客用,只要家里买西瓜,都给他留一块。

晚上的顶楼是个纳凉的好地方,傅山习惯吃完饭到楼顶上乘凉顺便也给楼上的花木浇浇水。有时李宇阳回来的比较早,他们就会在一起聊聊天,傅芳芸喜欢靠在傅山的肩膀上听着他们聊天,每一次都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然后迷迷瞪瞪地回自己房间继续睡。

直到有天晚上,傅芳芸听完他们的聊天后就再也无心睡眠了。等父亲洗完澡熄灯后,傅芳芸便悄悄地返回顶楼。李宇阳在阳台上铺了一张席子,直接就躺在外面睡,见到傅芳芸悄悄地上来感到很意外。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李宇阳问。

“睡不着,问你点事?”傅芳芸站在不远处问道。

“你初中是在A市十三中学上的吗?”

“是啊!我高考给考砸了,我高中学习很好的。”李宇阳深怕傅芳芸不相信似的,一脸严肃的神情,仿佛还沉浸在回忆里似的。

傅芳芸认真地聆听着李宇阳描述中的第十三中学。突然李宇阳问道:

“第十三中学有你认识的人啊?”

“嗯!”

“想去看看吗?”

“想,不过也只能想想罢了。”傅芳芸很失落。

“我们学校还有几个同学也是A市的,暑假也都没有回去。我们过些日子准备骑自行车回家的,你爸还同意借我辆自行车呢!你要是想去就一起啊!不过全程两百多公里加上天气又这么热,你肯定吃不消噢!”

“这些都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唉!关键是我妈肯定不同意让我跑这么远。”傅芳芸沮丧地低下了头。

“你先回去睡吧!我也困了,明天还得去拉货,相信我,办法总会有的,再说了我们时间还没定下来呢!”李宇阳拉了一天的货也的确累了,傅芳芸走后没多久他就酣然入睡了。

晚上傅芳芸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来到了溪下河边,顺着河边的堤岸一直往南走,走啊!走啊!也不觉得累,而且还越走越有精神,最后她开始奔跑,一直跑一直跑,直到一条特别宽阔的大河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发现这并不是河,而是长江。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到了长江,而对岸就是A市,就是许卫现在呆的地方。她很激动,快流下眼泪了。梦里傅芳芸大声地喊:“许卫,快来接我!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哪儿?”梦里的傅芳芸很伤心,因为许卫并没有把姑姑家的地址告诉她,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许卫,傅芳芸又着急又伤心的哭醒了。

醒来的她还在伤心地抽泣,又不敢声音太大,就将头埋在了枕头里。红肿的眼睛怎么可能不被发现呢!好在妈妈早早地就去了店里,父亲见傅芳芸没有起床吃早餐就来房间看她。

“闺女,不舒服吗?”傅山说着就把手放到她的额头试试有没有发烧,这时他也看到了傅芳芸红肿的眼睛。

“爹,我没事。我只是做梦了。”说着傅芳芸便坐了起来。

“做恶梦噢,梦都是相反的,没事的。起床吃饭吧。”傅山说完就去帮闺女盛饭了。

妹妹也被妈妈带去琴行了,爹也去自己的铺子了,哥哥一早就去了图书馆,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最后,顶着炎炎烈日,她骑车去买菜了。解决心情郁结最好的办法就是为自己做顿好的,也许这方法也就对于她而言有用。

到了菜场,很快她就忘却了忧思。买了十斤小龙虾,又买了些仔排,两手拎着战果高高兴兴地回家了。用小刷子仔仔细细地把龙虾全都剪刷干净后开始热锅上油,调料煸炒倒入龙虾了。在厨房里整整忙活了一上午才完全做好,最后打包了两份给爹妈送去了。

回来的路上,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让炎热的中午没那么灼热了。傅芳芸路过书店时正好看到哥哥还在里面看书,自己则也进去转了一圈,买了本省内地图回来。本想让哥哥一起回家吃午饭的,可哥哥说他吃过面包了现在还不饿。最后只有自己回来了。

骑进回家的巷子时,远远地看到有人站在她家的门口,开始她还以为是楼下仓库的租客,可是,越走近就越觉得像许卫。她的心越发跳的厉害了,真的是许卫。

许卫提着两个包站在她家大门前的门檐下。三个月不见,许卫长高了,但是绝对算不上帅。一条牛仔裤,一件白T恤配上一双运动鞋在当时那个年代算是很时尚了。傅芳芸见到许卫,眼圈红润了,什么也没说就开了门,许卫也一言不发地跟着进去了。

傅芳芸到餐厅赶紧把空调给打开,又给他倒了水后便问:

“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我去过叔叔的店了,就在你刚走不久我就到了。”许卫深情地望着傅芳芸。

突然,傅芳芸哭了起来,边哭边说:“你为什么不把你的住址告诉我,害我找不到你。”

许卫则是一头雾水了,“芸儿,你说你找不到我,你去找我了吗?”

“昨天晚上,我做梦梦见自己已经走到了长江边了,可惜不知道你的住址,我一下子就急醒了。”傅芳芸此刻完全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责怪许卫的种种,许卫也全都接收了过来,并频频道歉。后来,许卫说他肚子饿了,傅芳芸才结束喋喋不休的埋怨。

傅芳芸为许卫剥了很多龙虾,并亲手喂到他嘴里。

“别咬到我手噢!”傅芳芸咯咯地笑着说。

电饭煲里的仔排焖饭被许卫吃的也只剩下一小碗,龙虾傅芳芸是一口也没吃就一直剥给许卫。

“姑姑和姑父这两天外出开会了,保姆今天有事回老家了,要明天才能回来,我一会儿还得赶回去。”许卫边说边吃,好像真的很赶时间的样子。

“A市离这儿远吗?坐车要多久呢?”傅芳芸好奇地问。

“要三个多小时左右。我还得坐公交,得四个小时吧!”

“刚见面就要走了,信写的一点也不温情。”傅芳芸失望地望着许卫说。

“我不是怕寄到学校的信不安全嘛!哪敢写太多温情的话,万一,被学校知道了,对你影响不太好。”许卫说。

“那你现在说吧!我听着呢!”傅芳芸撅着小嘴无赖地说。

“芸儿,我真的很想你,我巴不得每天都可以看到你。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我要给你幸福,我眼里只有你,再也容不进第二个女孩了。你是我的唯一。”

“你也是我的唯一。”说完两个人纷纷落泪了。

“芸儿,看我给你带了好多东西呢!”说着许卫开始展示他给芸儿带的东西了。一支他姑姑送他的崭新的派克钢笔,一个他作文得奖时发的黑色大背包,一个姑父开会时送的保暖水杯,剩下的全是吃的。

傅芳芸只是敷衍地看了一眼便将目光归回到许卫的身上。

“我想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坐车回来,可以吗?”傅芳芸眼巴巴地望着许卫,深情地说。

“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回来,你乖乖在家,等过年了我再回来看你。”许卫态度坚决,不想给傅芳芸任何幻想的余地。他又何尝想和傅芳芸分开呢!他现在必须得保持理智。

可傅芳芸完全不理智了,许卫好说歹说也不行。这时,傅山回来了。

傅芳芸对父亲说:“爹,许卫要回去了。我可以送他去A市吗?到那儿就回来。”

傅山笑了笑说:“他肯定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回来,你们就这样送来送去啊!”

见傅芳芸失望的眼睛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了,傅山心软了。傅山的心里疼傅芳芸比小秋更重一层,女儿一直这么乖巧懂事,也很坚强。想到去年过年的时候,为了能和许卫一起过除夕,没日没夜地练琴。可见,她有多么的喜欢许卫。

“许卫啊!叔叔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就让我和芸儿一起送你吧!明天我们再回来。”傅山话刚说完,许卫傅芳芸都激动的落泪了。

“心怡啊,我和芸儿把许卫送回去了,他一个人回去到那边天都黑了,我也不放心孩子。还有啊,芸儿说她想考A大,非让我带她去参观A大。嗯,你放心,……”傅山挂了电话,得到了沈心怡的准许后就收拾准备出发了。

这时,傅正也回来了。得知要去A市,表示自己也想去。傅芳芸开心地不知道怎么形容,背上了许卫送的背包,保温杯也用上了。收拾好后傅芳芸轻轻地走到许卫的跟前,贴近他的耳朵说:“钢笔我可以送给哥哥吗?”说完笑吟吟地等着许卫的答复。

“当然可以了,我送给你就是你的了。”

听完许卫的答复,傅芳芸把那支许卫自己都没舍得用的派克笔送给了傅正。其实,许卫心里是介意的,他舍得把自己的一切无偿地给傅芳芸,对于其他人,他则是吝啬的。谁让自己这么在乎她,只要她高兴,他可以为她而改变。

汽车总站离傅芳芸家大概步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见爹去买票了。傅芳芸走到哥哥身边悄悄地说了几句,哥哥没吱声地点了一下头。

票买好了,傅山先上了车,随后傅正接着上了车并坐在了傅山的旁边。最后,傅芳芸和许卫才上车,两个人名正言顺地坐在了一起,傅芳芸此刻像吃了蜜一样的甜,而且显的特别兴奋。她将许卫给的零食除了留给小秋的,其它的一股脑儿全带来了。给爹和傅正拿了几包后,剩下的自己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开始吃起来了。

许卫小声地问傅芳芸,“你跟傅正刚刚说什么了?”

傅芳芸边吃边小声地说:“我让我哥哥等会儿坐我爹旁边。”

许卫看着傅芳芸坏笑了起来。

“不许笑。”傅芳芸假装生气地扭过头来继续吃她的零食。

“我笑你机灵呢!每次遇到问题都是你出面化解,我真佩服你。”许卫真的感觉傅芳芸一点也不像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很特别。和她在一起,他心里特别的踏实。想到住老前屋的时候,傅芳芸不仅做了一手好菜,家务做的也特别利落,和她在一起,感觉自己被照顾的很好。当傅芳芸那天使般的面孔深情地望着他的时候,他的心也同样深情地为她而转运。

车子开动了,傅芳芸兴奋地停下了进食。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家,最远也就是到市中心了。现在,要去省城了,她怎么可能不兴奋呢!

“许卫,我好开心。”说着,无意识地抓住了许卫的手。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牵手。

当傅芳芸反应过来时,本想立马收回的手此时被另一只手牢牢地攥在了手心。傅芳芸的心剧烈地跳动,脸也绯红了。

“芸儿,好好学习,考上A大,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许卫深情地鼓励并没有使傅芳芸特别地受激励。

“别给我压力好吗?初中毕业了我就去A市打工,那样我们也可以经常见面。”

“绝对不行。”说着两人的手松开了,许卫又接着说:“你必须考上大学我家里人才能同意我们在一起。”

傅芳芸听完这话,显得特别生气,脸直接调向窗外了。

“难到你不想得到双方家人的祝福而走到一起吗?”许卫叹了一口气说。

“想。可是人的出路不止是上大学啊!我妈妈现在的琴行生意特别好,她也没上过大学,照样不是有几个大学生在帮她打工嘛。再说,我也没说我不努力啊!”傅芳芸显然还是不赞同许卫的观点。

为了打开尴尬的局面,许卫又对傅芳芸说:“好久没听你弹琴了,最近技艺又长进了不少吧!”

“嗯,暑假考完最高级了。”

“那接下来你可以上个补习班什么的!”

“我不想补课,我想学跆拳道。”

听了傅芳芸的回答,许卫惊奇地差点站起来,“你要学跆拳道。”

“嗯,我妈妈同意的,她说只要是我自己选择的,她都会赞同。”想到最近遇到了特别多的事,学来防身到也是不错的选择。所以,许卫也就没说什么了。

“许卫,看那边有座山,山上还有亭了呢……”虽然她已经将声音压的很低,但是,还是被傅山听到了。父亲笑着看了她一眼,她就只看不说话了。她看窗外的风景,许卫看她,各人看各人的风景。

到了A市,许卫带着他们在A市最繁华的地方和一些古建筑群附近转了转,最后,他们一起在东门口吃的特色小吃。吃完他们一行人又一直逛着走到了军区大院的门口。

许卫说:“我姑姑家就住这里面。”

傅芳芸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仿佛要将这一切都刻画进脑子里一样。这里就是她曾千万次幻想许卫住的地方,如今自己真真切切地就站在了这里。

最后,他们在军区生活大院对面的井盐宾馆开了二间房,许卫从家里给他们拿来了两张招待劵后就回去休息了。傅芳芸站在三楼的315房的窗口往外眺望,周围的一切她感到好亲切,这都是因为许卫的原因。

第二天一大早,许为最先来到315房间。傅芳芸打着哈气强烈要求让自己再睡一会儿后,许卫就去了傅山和傅正的房间了。

吃完早饭,他们就步行到了A大,因为放暑假,可以参观拍照的。A大的校园很大很美,学校粗壮的树木和古建筑的教学楼见证了这所大学的悠久历史,并充斥着强烈的人文气息。许卫充当作导游给他们讲解了A大的历史,傅芳芸完全没有听进去他在说什么,她在用手触摸着这里的一切,最后,傅芳芸说:“我要考A大。”傅山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心想:这次算是没白来,比说多少话都管用。

傅正倒是表现的很不削一顾的样子,他的志向一直都是北大,A大他根本瞧不上。最后环结是每个人都拍照留念,父亲给他们三个人合拍了一张后,傅芳芸要求他和许卫要单独再照一张,父亲当然没有拒绝。

最后,搭上了回家的长途车傅芳芸哭了,许卫也哭了。车子都开出去很远了,许卫才转身离开。

溪下曲幽芳状态:连载中作者:小立早少火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