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推荐>男生爱看

裴淼慕连城小说阅读_裴淼慕连城小说师尊总是不吃药

作者:极道魔尊ll 来源:晋江文学 时间:2018-05-07 09:38

《师尊总是不吃药》这本由极道魔尊ll原创的仙侠原创之天地为棋小说,视角为不明视角,主要讲述了主角裴淼慕连城仙侠原创之天地为棋,此文文笔优美,内容精彩,人物刻画细致到位,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佳品~精彩片段:裴淼近乎是闭着眼睛听那镜皇啰嗦完的,等他说完,她便失魂落魄地走到床边,爬上去就将自己整个裹进了被子里...

师尊总是不吃药状态:连载中作者:极道魔尊ll全文阅读

裴淼慕连城小说 精彩章节

裴淼近乎是闭着眼睛听那镜皇啰嗦完的,等他说完,她便失魂落魄地走到床边,爬上去就将自己整个裹进了被子里。

这室内照明用的是一种发微黄光芒的晶石,嵌在感应阵法里,阵法感应到裴淼在床上躺下了,晶石上的光便熄灭了。

她埋首在一片静谧的黑暗里,脑中一片混乱。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是敌不过这具年幼身体的困倦,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啧,”黑暗里,镜皇的声音不满地响起,“没有镜面反射,本座什么也看不到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裴淼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走到了十二点。她低头看了看才做了一半的第三张模拟卷,认命地咬着笔头,继续研究下一题。

这时,卧室的门轻轻地开了,妈妈端着一杯热牛奶轻轻地走了进来:“淼淼,喝杯牛奶就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妈妈的声音也很轻,生怕打扰到了她。

妈,我还不困。

裴淼看着慈爱的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眼眶发热,到嘴边的话不知怎么的,转了个弯儿就变成了:“好,但我要妈妈陪我一起睡!”

妈妈笑着摸了摸她的短发:“好!真是的,这么大了,还撒娇。”

“嘻嘻!”裴淼满足地抱住了妈妈的腰,将脸埋进了她的怀里。

妈妈推了她一下:“好了,好了,快喝牛奶吧。”

“嗯。”裴淼乖乖喝了牛奶,就拉着妈妈一起睡了。

一夜好眠,酣然无梦。

直到……

“淼淼,快起来,上课要迟到了!”

“啊——”裴淼猛然坐了起来,“就起了、就起了!妈妈再等我三分钟!”

玉无暇默默收回了去推人的手,含笑看着小姑娘手忙脚乱地抓挠衣服,心中暗暗思索:妈妈?是母亲的意思吗?有的地方,的确是喊母亲为“妈”的。小丫头是梦到自己的母亲了?

他突然有些怅然。

只因,他也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那个为了不让自己被父亲换给别人做米肉,撒屁泼耍赖拼命撕打的女子。她平日里最重仪态,此时却全然顾不得了。

可是,无论她怎样的反抗,对身强力壮的父亲来说,也只是徒劳。若非是师尊恰好路过,用三升小米换走了他,他早已变成别人锅里的一堆肉了。

他微微叹了一声:这些事情已然过去很久了,他却还是会时常梦见母亲,为自己走后母亲的处境而担忧。

“师兄。”

一声弱弱的童音惊醒了他,却是裴淼抓挠了半天,却找不到衣袖而反应了过来,睁开眼便看见玉无暇笑吟吟地站在那里。

可是这时,她却也没心思想着丢脸不丢脸了,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师兄”,就厌厌地垂下了头,按照昨天的记忆开始穿衣服。

玉无暇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上前帮她,柔声问道:“淼淼睡得好吗?”

裴淼摇了摇头:“我想……母亲。”

玉无暇叹了一声,虽不知这小姑娘能不能听得懂,还是开解道:“师兄觉得,你的母亲无论在哪里,都会想要你活得好。而且,母子连心,你若是不高兴,你母亲无论身在何地,都能感觉得到。那样,她也不会高兴的。”

“真的吗?”这个时候,裴淼当真是与一个五岁的孩子无异,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眼前之人,带着小心翼翼的脆弱和祈求。

“嗯!”玉无暇肯定地点了点头。

裴淼便入从他那里汲取了信心和力量,瞬间展颜:“所以,我要好好的,是不是?这样的话,母亲也会好好的,是不是?”

“对!”玉无暇重重地点了点头,暗道:我好好的,母亲也会好好的!

他很快就驱走了这些负面的情绪,拉着裴淼下了床,笑道:“来,师兄帮你梳头,然后带你去找吃的。”

待两人从屋里出来,山间飘荡起一阵浑厚而渺远的钟声,玉无暇道:“已经是卯时初了,淼淼今日起的,有些晚了。”

卯时初,也就是刚刚七点。裴淼看了看刚刚露出半张脸的太阳,深深为自己以后的日子而担忧。

玉无暇突然就化身兄代师职的尽责师兄,笑吟吟地对她说出了一句毫不留情的话:“卯时初,你该做早课了。”

裴淼一懵:“可是,我还没吃呢!”

“起得这么晚,你还吃什么?走吧,师兄带你去做早课。”玉无暇依旧笑得温润如玉,手上的力道却是毫不减轻,拉着她走到了真武殿外的广场上,拿出一个蒲团便将她摁着坐了上去,顺手塞了一本《清静经》,“先读一个时辰吧。”

“好吧。”裴淼耷拉着脑袋,可怜巴巴地应了。

“淼淼乖,师兄还有些内务要处理,你自己不要偷懒哦!”玉无暇拍了拍她的发顶,施施然拂袖而去。

裴淼摸了摸大唱空城计的肚子,努力忽略了饥饿感,翻开书皮,开始大声朗读:“夫天地之初也……”

“小丫头,小丫头!”

捣乱的来了。

裴淼一边读经,一边顺着声音找过去,却看见自己胸前的那个金属挂饰的表面上,显出一个带着奇怪面具的脸。

然后,她就专心去读道经了。

可是,很快,专心对她来说就成了一种沉重的考验。

却是镜皇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搭理他,耐不住从挂饰表面伸出一只手来,手里举着一只炸得喷香的大鸡腿。食物的香气争先恐后地钻进裴淼的鼻腔,勾得她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可是,纵使艰难,裴淼还是忍住了!

一方面,她认为玉无暇让她饿这一顿,自有饿她的道理;二来,她也不好解释这鸡腿是哪来的;三来,也是最重要的,她不相信镜皇!

她与镜皇之间,从一开始就是镜皇一头热的自说自话。

裴淼这人纵然有种种缺点,自知之明却一直都是她的优点。

她知晓,自己与镜皇的实力相差巨大,话语权是不对等。一旦自己习惯了依赖镜皇,便会彻底沦为他的傀儡,再也没有分毫的自主权。

于是,她读道经的声音更大了。

“怎么,不喜欢鸡腿?”镜皇伸出的那只手一晃,鸡腿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碗香喷喷的小米粥,“那就喝点儿粥吧。早上喝粥,对身体好。”

“……是故心定则性定,心清则……”

“那吃点儿水果,补充维生素。”

“……则心神合一,大道可闻矣……”

“嘿,”镜皇气笑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唐和尚了?那你就饿着吧!”

裴淼松了一口气。

——终于清净了!

等她读完第五遍,玉无暇也回来了。他方才虽是在偏殿处理内务,却一直分神注意这边,心里对裴淼的态度十分满意。

虽然一开始她读得有些心不在焉,不过慢慢就读进去了,且一个时辰不间断。这个年纪,能有这份心性,实在是难得的很。

“淼淼,下课了。”

“啊?哎哟!”裴淼猛然回神,原本被她强行遗忘的饥饿感骤然袭来,她一下子就瘫成了一团,抱着肚子哀嚎。

玉无暇看得好笑不已:“行了,行了,走吧,先跟师兄去吃点儿东西。”

“谢谢师兄!”裴淼眼睛一亮,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拉住玉无暇的袖角,催促道,“师兄,走吧!”

“咳,来吧。”玉无暇掩着嘴角咳了一声,将那抹坏笑遮了过去,领着裴淼便往南边松树林走去。

裴淼对仙山上的早餐满心期待,一边揉肚子一边左顾右盼,努力记住路两边的标志物。

可没多久,她就放弃了。

——这南华山虽有弟子上千,却十有八九常年在红尘中打滚,山上人迹罕至。而南华山上只修了联通各处的大道,由阵法维护,别的路却是没有的。

人都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这一条在南华山也适用。

所以说,南华山缺的不是路,而是缺少把路踩出来的人!

裴淼低头看了看脚下如菌的碧草,暗里自娱自乐:我要是每天走那么几遭,几年之后,说不定这里就多了一条路。到时候,别人说起这条路,我也算名留青史了!

待听见潺潺的流水声时,她就听见玉无暇道:“到了。”

裴淼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大片苍翠欲滴的老松树,偶尔有松鼠在树间跳跃,见了她与玉无暇也不害怕,好奇地看上几眼,抱着松果跑远了。

裴淼看了看松树与松鼠,又垫着脚看了看松林中离她不远处的那条小溪,溪水很清澈,清澈得连一条鱼都没有。

裴淼咽了咽口水,带着满满的不好的预感问她师兄:“师兄啊,您的意思,是让我吃松果啊,还是吃松鼠啊?”

——恕我直言:无论是松果还是松鼠,都很为难我这个小矮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