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夏侯盈祝文斐by冥冥小说_吾妻要翻墙小说

作者:冥冥 来源:瞄阅读 时间:2019-02-10 11:22
吾妻要翻墙状态:已完结作者:冥冥全文阅读

小编给读者朋友们分享一部由冥冥原创的小说吾妻要翻墙,主要刻画夏侯盈和祝文斐的爱情故事,男人嘛,都这样。轻声诱哄就是为了得到女人身体,走的时候,提起裤子,潇洒到一句安慰的话都不说,和她前夫一样渣。

吾妻要翻墙 第三十章 大黄狗

“嘟嘴!”伸手拍了拍冬儿的脸颊。脸上还是那慈母般的微笑,就是冬儿看着感觉有点儿瘆人,也不得不听她的。

嘟了嘴,两根手指头指着太阳穴,如今一本正经的模样,看着也是十分滑稽。

“我问你话,你只管摇头或者点头就行了。不许说话。”

冬儿点头。

“要不要待会儿给你将大黄带过来?”

冬儿猛的摇头。她可不想她受罚时,还有一条大黄狗来干扰她。

那狗会撒泼,会打滚,反正活泼得很。这样肯定会吸引她的注意力,到时候她忍不住笑出来那就惨了。

“好,那便带过来。”夏侯盈这话,就是想逗一逗人。瞧着冬儿那紧张的模样,又想着要张嘴说话,夏侯盈一个回眸警告:“嘟嘴!可别忘了,时间还没到呢~”

这吓到了小冬儿,打了个激灵,差点倒了。

后边还有个小池子,里边养了锦鲤,看着瘦瘦小小的,仿佛没有营养一般。可那水却出奇的清澈,底都能看到。那座假山设计的还挺雅致,从底下留了一个孔,好让水从孔流出,流到水池里边。

而水流的另一头貌似的梅园外边,夏侯盈也是今天顺着那茂密的花从找到了一不起眼的墙角处,看见有水流进来。也不知这是连接了什么地方。而这池子里,水的流向也是往外流,就是不知道这又是往哪一边流去。流向还有点儿长,夏侯盈琢磨着,今日没太多的时间,并没有进一步的走过去查看。

假山上的一株松柏长得还茂盛,没有经过修剪,那树枝肆意恒生,看起来十分的生机盎然。这园子有人经常来打扫,就是没人修剪这松柏,这也就意味着以前的主人没有命令让人修剪过。

这假山还有点儿大,里边还有个洞。这个洞足让大黄一条狗活动,一条长长的绳子绑在洞内,它可以在洞内随意活动,有时候也可以出去,不过有活动范围。就是出去不能超过五米。

似是听见了脚步声,本来还蜷缩在洞内睡觉的大黄,即刻竖日耳朵仔细听,感觉是主人的脚步声,立马起身,跑到洞口张望。

“瞧,大黄多聪明。”看见了灰灰的山洞口,那一抹晃动的黄色,夏侯盈看着大黄狗,眼里流露出无限的宠溺,加快了脚步往洞口走去。

恐是主人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的丁点儿气味,再加上眼睛里看到的,大黄特别的想冲过来,跑到夏侯盈面前撒娇。被那条绳子束缚着,也只能在原地欢快的蹦哒着等待主人来到面前。

夏侯盈大概离它也就只有那么一步的距离,大黄便有种要挣脱绳子的趋势。夏侯盈瞧着,怕它被勒着,便不顾裙摆被弄脏的危险,走过去。哪知大黄一个劲的往她身上跳,好一会儿才消停下来,给夏侯盈好好摸一摸。

夏侯傅在府内很是喜欢这条狗,不单单只是看院子那么简单,主要是还很聪明。夏侯盈听自己父亲讲起,这便想起了祝文斐那张脸。

这事儿还真的和祝文斐有关。

二人又在朝廷之上起了争执,二人不分上下,结果下了朝二人在殿外还争吵。后来就是她爹夏侯傅赢了,祝文斐一个不服气,爬了他爹房顶,专门干一些偷窥的事情,结果被大黄看见。

那一声急促洪亮的犬吠声,祝文斐吓了一跳,没抓稳,便从她爹房屋上掉了下去,那姿势摔得那叫一个狼狈。

夏侯盈之所以把大黄安排在梅园后院,而不是前院,还不是因为祝文斐他小气又记仇。要是给发现了还得了,大黄肯定被他悄悄的给……

不杀也得好好的收拾一顿。至于怎么收拾,夏侯盈还真不知道这奇葩的男人要怎么做!

让苏嬷嬷将准备好的吃食,连同碗放在地上,先让大黄吃饱。待他吃饱后,这才伸手仔细摸它的毛。

摸到了大黄柔软的毛,便闻到了它身上的一股味儿。夏侯盈捏着鼻子,笑着偏开头,想着今日中秋,祝文斐又不在,也不怕他会突然回来,因此打算给大黄洗个澡。

这便起身进了洞内,解开束缚大黄的绳子。大黄吃饱了,也就喜欢在她身边蹦哒着,也就随着她进洞,那爪子一抬一放,这是要夏侯盈握住它的前爪,陪它玩。这狗也是鬼精鬼精那种,你不动手握一下,它还就往你身上蹭,和你撒娇。夏侯盈颇为无奈,只得揉了揉它脑门。

洞内已经产生了一股很难闻的气味,夏侯盈意识到,假山这边大黄住下去,可能会有点儿亏待了它,因此夏侯盈打算趁着祝文斐不在的这几日,她得叫人将这里弄干净了,而大黄就在她前院那里暂时住着先,等祝文斐回来,再藏回后院。

反正他就算来梅园,也不会来后院。

大黄兴许真的是闷坏了,得了自由,便一个劲的往花堆里钻,非要刨出一个洞来不可。夏侯盈知道这狗也是顽皮的很,才将绳子解开,就这么皮,夏侯盈只得又将绳子给拴上,自己牵着它到了前院。

众人一见这般壮实又威风凛凛的大黄狗,见它还咧着牙齿。做出一副凶煞的模样,那是避之而不及,可王妃还没发话,他们也只能战战兢兢站在一旁看着。

冬儿就这么看着大黄在自己面前经过,却又突然停下来,转头看向她。再看她家主子,那笑容十分的坏。

惨了!

夏侯盈稍稍的松了绳子,大黄便朝冬儿扑过去,那头直接撞到冬儿的肚子上,将冬儿撞倒。这狗见了熟人兴奋得那是又蹭又舔,冬儿那小姑娘那点儿力气还是能够将大黄推开,就是止不住它的热情。

蹭跟舔她可以理解成,看见她太高兴了。可那两只大前爪往她身上一直踩那是个什么意思!

“唔!走开!”这臭狗就会欺负她!

看着冬儿不知所措的模样,夏侯盈止住笑意,将大黄扯过来:“大黄,走了,咱们去洗澡。”

说到洗澡,猫猫狗狗这些动物大部分都是怕水的。当看到夏侯盈指挥着四喜搬来大木盆,大黄就一直缩在柱子那边,完全没了刚得到自由的那种兴奋,整只狗奄奄的。幸得夏侯盈没解开绳子,要不然还真怕它偷偷的溜走了。

看着四喜抬来一桶一桶的温水,它就一直怯怯的看着夏侯盈,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恶魔一般。每次洗澡不都是这样,夏侯盈已经习惯了,蹲下身,温柔的抚摸它的头,一遍又一遍,就像对待一个孩子一般。

此时趁着大黄有些松懈,夏侯盈起身挽了挽袖子,绕到大黄身后,将它两只前爪握住,将它带动扶起来,引着大黄走到水盆边。

大黄死活不进水盆,夏侯盈无奈只得使出力气,将它抬进水盆中,见大黄有趋势要跑出来,苏嬷嬷过来帮忙将大黄按着坐进水里。这才能够安稳的给大黄洗了个澡。

给它搓澡的过程,夏侯盈看着它耷拉脑袋的模样,嘴边一直哼着清雅旋律的歌曲,就是没有词。夏侯盈心情舒畅,而大黄并没有,被主人这边搓一搓,那边搓一搓,只希望快些结束这痛苦的洗澡旅程。

那盆温水渐渐变凉,清澈的水也渐渐的变浑浊,大黄这澡也算是洗得了。夏侯盈手上拿着干布,将它身上的毛给擦干,这还有点儿难度,毕竟如今天渐渐冷下来,大黄便长了很多毛御寒。毛一多,肯定要擦很久。夏侯盈用了五张干布才将大黄的毛发擦干净。

洗完澡,从水盆里出来,被释放的大黄,立马又恢复那欢脱的模样,也不顾夏侯盈那么辛苦的帮它洗澡,直接往地上打滚。这是狗的天性,夏侯盈也就随了它,爱怎样就怎样。只是看着它打滚那十分搞笑的摆动作模样,只觉得猥琐又好笑。

路过或在场的人,不是大笑就是憋笑。

看着长得十分凶残,却是个开心果。

……

“嬷嬷,大黄呢?”晌午过后,这已经是夏侯盈第五次问苏嬷嬷大黄去哪儿的问题了。苏嬷嬷也是耐心得很,每一次夏侯盈问,她都会解释得一清二楚:“在外边好好着呢,蹦哒累了,正蜷缩在王妃准备的小垫子上睡觉呢。”

“嗯。”那鬼精鬼精的大黄狗蹦哒的模样,立即浮现在脑海中。有时挖坑,有时候扑蝶,更多的时候是冲着她撒欢。

如今正坐在梳妆镜前,由着苏嬷嬷帮着打理那一头的青丝。

忽而想起昨日给祝文斐送的月饼,她忍不住发笑。她可以自行想象祝文斐吃到月饼的那个表情,想着他黑着脸的模样,就不自觉的发笑。

“王妃,奴婢给您盘不了头发了~”苏嬷嬷见着那肩头一抖一抖的夏侯盈,再一看那已经盘好的头发有趋势要被夏侯盈笑得散下来的趋势,便扶住夏侯盈的肩膀,稳住夏侯盈的身躯。

“嬷嬷,你说他吃了那月饼,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稍微的收敛就只是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吾妻要翻墙状态:已完结作者:冥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