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白尘傅南亦by西北风小说_致命追妻亲亲侦探别太冷小说

作者:西北风 来源:喵阅读 时间:2019-02-09 19:57
致命追妻:亲亲侦探别太冷状态:已完结作者:西北风全文阅读

这里给你们分享这篇由西北风独家原创的小说《致命追妻:亲亲侦探别太冷》,主要讲述白尘傅南亦的爱情故事,白尘是一个性格古怪、脾气彪悍的怪人的私家侦探,傅南亦应该是一个缉毒警察,一个以误会开始的相遇,又是怎样的火花呢?

致命追妻:亲亲侦探别太冷 第二章 深夜火车站

凌晨四点多钟,天色依旧一片灰蒙,许是因为下了雨,此时的肇市,就好似是笼罩着一片空旷地的黑窟窿,处处弥漫着阴霾。

命案的发生,突袭的令人措手无策。

洛梅东的人头是在一大树枝上被发现的,头颅整齐一刀切下,没有多大的创伤,没有藕断丝连的血丝筋脉,无疑凶手用的是一种大型工具刀。

头颅被清理的很干净,上头有淡淡消毒水的味道,以及那防止腐烂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白尘站在公园角落处,低微的垂着头,紧抿着薄唇,一双美丽又冷漠的眼睛,充满了一丝的疑惑。

仔细的回想着那被凶手残忍割下的头颅,心中是不由的再想:凶手这么做,是想要将梅洛东的头颅做成标本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案情始终没有一丁点的突破。但在五分钟后,白尘隐藏在乌黑秀发中的蓝牙耳机,接起了一通电话。

接完一奇怪的电话,白尘跟谁都没有打招呼,而是徒步离开。她准备单独行动!

市区火车站,列车一班班早已各就各位,停列在空荡的候车区里。

“喂,喂……先生,现在还未有列车乘坐,请不要……”

候车厅中,困到眼皮子快要打架的工作人员,见那贸然出现,并试图强闯候车区的古怪男子,忙是停直了腰板,瞌睡立马散去了几分。高声大喊了一句!

只可惜,未等工作人员话出口,那戴着黑帽子,穿着通身素黑衣服的男人,帽子压的低低,手里提着泛重的黑色密码箱,便是一个闪身直直走进了黑暗一片的候车区。

坐在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这一见那男子已经是进入了候车区,是立马一惊,拿起一旁安放的呼叫机,试图呼叫安保人员的到来。

凌晨四点多钟,贸然闯进危险候车区的,一定不会是正常人。更何况,这个点没有班车乘坐。

男子直径走入了候车区,手里沉重的行李箱,有些吃力。

男子的脚步不快,但许是那身材高大,腿长好走,竟在一分钟内,消失在候车区内监控视频中。

男子戴着圆顶黑帽子,帽子压的极低,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甚至连一双眼睛都未能瞧见。

那不露真容的男子,全程都是避闪着候车厅布满了三百六十旋转的摄像头。

熟车熟路的模样,似乎是走了几百遍过场。

白尘得了消息,赶在四点三十五分到达火车站。

火车站最早一班车,在五点十五分出发。今天是星期日,有不少的学生需要乘坐最早的列车返校。

而白尘必须得赶在学生们来临之前,买上一张最早前往雄市附属医院的列车票。

如果不出所料,白尘可以在列车上遇见凶手。只不过,如今需要做的,不是打草惊蛇,而是应该等待,静待凶手的出现。

嘟嘟嘟……。关键时刻,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白尘思路。

“喂…”

“白尘,得到最新消息,孙戚戚尸体上遗失的器官,可能在凶手手上。凶手外形高大,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皮箱,应该是装有冰块,用来冷藏器官。”

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白尘听着眉头越发的紧锁。

“好,我明白了。”

白尘应承道,随后挂断了电话。深呼吸了一口气,抬眸眼里尽是一片冷漠。

本来上个月里,那起残忍杀害十八个少女,并且挖其肝脏的案件,已经水落石出。但由于洛梅东的意外死去,案件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凶手是谁?挖去少女器官的凶手到底是想要什么?以及洛梅东是被谁杀死的?

白尘穿着白衬衫,洗的发白的浅蓝色牛仔裤,一头英气的短发,果断干脆的打扮,在她身上,并不显得唐突,

她挂了电话,但隐藏在耳朵旁的蓝牙却是没有关掉。从头到尾,她都是同一个人连接电话中。

但至于那人是谁,白尘从未跟人透露过。

白尘向着列车停靠的停车区域而去,但一片空荡荡的车站,连一名工作人员都未瞧见。

眼神警惕的扫过四周,很快白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貌似这火车站,成了一个空车站。按照平时这个点,应该人来人往才是。毕竟今天周六!

“白尘,不要往前,往后退,往你左手边,那儿有人。”

蓝牙耳机中传来声响,白尘身子一震。不由挺直腰板,却是迟迟不敢行动。

同自己连接电话的是自己的最佳搭档,一个优秀的黑客!

显然此时,那黑客已经黑进了火车站系统监控。掌握了附近的人流动,甚至是那凶手所藏身之处。

白尘紧抿着唇,不时的在心里捋顺线索。一个高大的男人,手里提着行李箱。重点在于,那个行李箱必须是得装有冰块的箱子。

一个装有冰块的箱子,那么必须是沉甸的。且……皮箱一定会遗落不少的水滴!

再好的冰块,再能冷藏的箱子,在这燥热的天气,多少都会有水滴流出,那么,她只要观察……行人的箱子是否会滴水。

白尘下意识下了定论,但很快,她发现,这所空车站,里里外外除了她一个大活人,根本没有其他人的踪影。

白尘站在原地,多年的侦探工作经验告诉她,这儿很不寻常。根本就不像表面看上去的平静。

其实,白尘直觉不错,就在她前脚踏入火车站的十五分钟前,这儿刚刚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谋杀。

室内的空气有些闷,白尘猛吸了一口气,顿时间,胸腔里尽是喷过头的浓烈花香的空气清新剂。

有着反感,白尘怏怏摸了摸鼻子。有些疑惑,这火车站需要喷那么多清新剂吗?

“白尘……”

未等白尘多做犹豫,那不远处,高声疾喊挥着双臂的白小羽,同那三三两两穿着自己便服的刑警同事来了。

下意识白尘想翻个白眼,见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大堂哥白小羽,白尘内心有股强烈的直觉,怕这回差事又得搅了。

白尘不再理会白小羽,而是不经意的撩发,手指按住了隐藏在头发中的蓝牙,细声说了一句:“替我甩开我堂哥……”

白尘喜欢独来独往,更是我行我素惯了,况且,白小羽是刑警,很多时候,是很容易产生分歧的。

恰好这种分歧,又是白尘最为讨厌的。

吧唧一声响声,许是电源总闸短路了,本来是灯火通明的火车站,顿时是黑灯瞎火。

白小羽只感觉眼前一片黑,皱眉担忧着前头不远处的白尘之时,那见鬼的灯,吧唧一声,忽然又自己亮了。

“完了,白尘不见了。”

致命追妻:亲亲侦探别太冷状态:已完结作者:西北风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