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男生爱看

季棠棠岳峰是哪部小说_季棠棠岳峰小说名字是什么

作者:尾鱼 来源:晋江文学 时间:2018-05-07 09:28

今天带来尾鱼原创的原创言情近代现代惊悚小说《怨气撞铃》,主角是季棠棠岳峰,这本小说是奇情悬疑之旅途的主要故事剧情,可以说是非常值得一看了,在同类型小说中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千万不要错过这份精彩~精彩片段:除了陈伟,格桑旅馆还住了另外两个旅客,均为男性。其中一个是美国人,叫派瑞,24岁,来自亚利桑那州,挺...

季棠棠岳峰小说 精彩章节

除了陈伟,格桑旅馆还住了另外两个旅客,均为男性。

其中一个是美国人,叫派瑞,24岁,来自亚利桑那州,挺精神一小伙,个子足有190cm,他不可能是陈伟口中的“那个人”,因为他统共只会说一句中文。

“你嚎……”

这是他下楼梯看见季棠棠时的第一句话,季棠棠做好了心理准备去接受他接下来更为艰涩难懂的普通话,但是派瑞很有自知之明的转母语了。

另一个名字签的特草,季棠棠连猜带蒙,估摸着这人应该是叫“贺文坤”,入住登记的所在地一栏填了“兰州”两个字,身份证号码的填写更模糊,有两处涂改,尕奈镇的旅馆联网设施跟不上,信息手工登记,所以很多人提供的资料并不确切,胡乱敷衍的也不在少数。

但不巧的是,贺文坤一大早就已经退房了,前台小姑娘提供不了更多的信息,只含糊地说可能是回家了。

再问贺文坤的相貌,小姑娘也记不真切:“你们大城市来的游客,都戴那种包头盖脸的帽子、防高原紫外线的面罩,还有墨镜,遮的那么严实,谁能看清楚长相?就知道他穿亮黄色的冲锋衣。”

季棠棠失望极了,她掏出腰包里的便签本,翻开空白一页,写上贺文坤的名字,然后在名字上重重圈了一圈。

陈伟口中的“那个大哥”,会不会就是贺文坤?

出格桑旅馆快下台阶的时候,季棠棠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把放回去的便签本又掏出来,翻回到前一页。

尕萨摩峡谷,阿坤。

阿坤,贺文坤,名字里都有一个坤字,只是巧合吗?

————————————————————

回到毛哥的青旅,已经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了,毛哥他们围坐了整整一桌子,菜式很简单,呛土豆片、锅塌豆腐、回锅肉,卖相都不咋滴,但闻着特别香。

毛哥倒是没料到她这么快回来:“姑娘,要一起吃吗?添碗饭就行。”

季棠棠摇摇头,慢慢走上楼去。

光头伸筷子夹菜:“丫头脸色不好。”

“这不正常嘛,”羽眉扒了口饭,“到这地方来的人,多半是逃避生活当中的伤心事的,说不定她是失恋了,触景伤情,心里不好过。”

羽眉的同伴晓佳嘴里塞得鼓鼓,嗯了一声以示附和。

毛哥若有所思的,没有理会羽眉和晓佳的话。

————————————————————

季棠棠回到房间,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拨拨挂在床头的那串风铃,古钱互相磕碰,奇异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陈伟怎么会突然间就没了呢?

她伸手进兜,摸出那两个冰凉的鸡蛋,掏出来磕掉蛋壳,送到嘴里一口一口地嚼。

常理来讲,一个大活人,不可能突然就不见了的,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洞里很黑,电筒照到了陈伟的两条腿,她为了查看那个仙女洞把光柱移开了,那之后大伟还同她说过几句话……

从大伟突然噤声到她发觉不对劲重新回头去看,中间隔了一两分钟的时间,这一两分钟,她完全不知道那个洞中洞里发生了什么。

只有两种可能。

一,那个洞里有某种超自然的力量,瞬间转移了大伟,不管大伟是死是活,在那一刹那,他消失了。

二,摒除这些不靠谱的念头,所有的事情都是人为作祟,那么当时大伟的消失,应该有个解释的通的理由。

莫非那个小小的只容一个人站得下的洞中洞,还有第二个出口?

理论上说不通,因为当时自己曾经钻进去,那么小的空间,四围都是石壁,真有其它出口的话,要打通厚厚的山腹,没有机械操作,根本不可行。

季棠棠后悔自己当时太过慌张了,没有仔细地检查那个洞中洞,也许,在那短短的一两分钟,大伟留下了一些可供检索的东西呢?

不行,还是得回去看看。

季棠棠站起身,一瞥眼看到床上扔着的手机,想起跟大伟那段关于手机的对话,顺手拿过来塞进兜里。

到楼下的时候,毛哥他们已经吃完饭了,旅馆门口停了一辆八人座的金杯面包车,驾驶室的门开着,羽眉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发脾气:“不是昨天都联系好了么?怎么要出发时少一个?”

藏族司机师傅也很不高兴:“昨天定的好好的,说了要在这门口等的,死小子。”

季棠棠心中一动:“还有人没来?”

“有一个什么叫阿伟的,说好了拼车又不来,手机也不接,棠棠是吧,要不要一起去高原海子?”

羽眉原本看她不顺眼的,此时却突然热络起来,多半是为了省那几十块的拼车费。

“那个阿伟,是不是叫陈伟?”

司机师傅摇头:“不知道,就说叫阿伟,在格桑住的。”

那多半是了,季棠棠心跳的厉害:“他手机号多少?我也有事找他。”

司机师傅没多想,翻了翻手机把陈伟的电话报给季棠棠。

季棠棠拨了出去,居然还能打通,但没人接。

早上在峡谷的时候,陈伟的手机是带在身边的,能打通但没人接,究竟是没留意来电,还是迫于什么威胁不能接?

她沉吟着又把手机塞回兜里。

“哎,棠棠,你到底去不去?”羽眉有点不耐烦,后座的晓佳也探头出来看她。

“不去,我要去峡谷。”

“峡谷有什么好看的。”羽眉嗤之以鼻,忽然眼睛一亮,脸上的不屑转作了暗喜,“岳峰,车子空的很,跟我们一起去高原海子吧。”

“几个人啊?”岳峰懒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八个人的车呢,只拼了我、晓佳、一个老外,还有那个什么阿伟。现在找不到阿伟,空大发了,一起去吧,毛哥光头他们也能挤一挤。”

“都走了,谁留下看店。”岳峰有点冷淡。

羽眉嘟起了嘴:“看店留一个人就够了,费那么大劲改签了机票留下来玩,你都不配合。”

“你也去高原海子?”

季棠棠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岳峰是在跟她说话:“不去。”

岳峰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那你去哪?”

羽眉抢着替她回答:“她不跟我们去海子,她去峡谷。”

“又去峡谷?”岳峰皱眉头,“这两天镇上的游客少,拼车都拼不足人,你跟谁一起去峡谷?”

“自己去。”

岳峰脸色登时就拉下来了,口气很硬地说了句:“不行。”

季棠棠素来的吃软不吃硬:“凭什么啊?”

“太危险了。一般进峡谷至少三人结队,一个人进去,走丢了怎么办?”岳峰说的很不客气。

“走丢了又不是你的责任。”

冷冷撇下这么一句,季棠棠转身就走。

岳峰一下子动气了。

“走丢了迷路了,还不是要劳动大家伙去找?你们这种大城市来的,一身的娇惯气,怎么劝都不听,尽添乱!”

季棠棠步子没停,心里狠狠骂他:关你屁事!

反倒是羽眉吓住了,陪着小心劝岳峰:“哎岳峰,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光头听到响动也出来了:“怎么了岳峰,这么大火?”

岳峰没吭声,羽眉小声把事情讲了一遍。

光头朝主街尽头处看,季棠棠的影子早不见了。

他拍拍岳峰的肩膀:“得,别给自己找气受。”

“不是,都这么大了,又不是三岁小孩,一点不通人情的,”岳峰火的很,“这里不是汉人地头,一不小心犯了藏民忌讳就有麻烦,而且一个单身姑娘家总往峡谷里跑,峡谷里一天才进几个人?真出了事谁知道?”

“消消气,”光头笑着说和,“也未必就真出事了。”

“就是,”羽眉酸溜溜的,“岳峰,操心过了吧,对我怎么不见这么好?”

“是么,昨儿在峡谷崴了脚,是谁找你们回来的?”

羽眉吃了他一呛,不吭声了。

又过了一会,那个一起拼车的老外也到了,个子老高,脸上总带着笑,自我介绍说叫派瑞。

岳峰光头他们先说了不去,车子开动的时候,忽然又改了主意,拉开车门钻了进去,羽眉嘴上不说,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

季棠棠一路上没耽搁,径直进峡谷,直奔仙女洞。

进洞之后,顺道把自己先前丢下的登山杖又捡回来了,打开手电看了一回,找到那个洞中洞,犹豫再三还是钻了进去。

站直之后,她把手电咬在嘴里,拿登山杖用力敲打四壁,回声闷闷的,绝对不会中空,也不像是有通道的样子。

这就怪了,难不成是从地下走的?

跺了跺脚,下头是很硬实的地面,也没问题。

季棠棠咬着手电发愣,过了会把手机掏出来,点开最近联系人页,上面是最新存的号码,陈伟的。

再打一次试试,说不准就能接通呢。

洞里的信号多半不好,季棠棠一边按下呼叫键,一边猫着腰钻出这个洞中洞。

才向外走了两步就停下了,她迟疑着放下手机,凝神听洞里的动静。

果然,陈伟的手机彩铃声,不只是从自己的手机听筒处传出来的。

季棠棠回头看向自己刚刚钻出来的地方。

那声音,是从洞中洞里传出来的。

可是自己刚刚仔细看过,这洞里,明明就没有手机啊。

猎色小说网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