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七零之我老公好像也重生了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竹叶西风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9-05-15 16:59
七零之我老公好像也重生了状态:连载中作者:竹叶西风全文阅读

《七零之我老公好像也重生了》是一本重生年代文小说,作者是竹叶西风,小说的男女主角为乔端阳屠修和,乔端阳一朝重生到知青的时代,本来想提前抱前世老公的大腿的,但是这个裤腿都短一截,袖口都磨边的瘦高个是谁?

七零之我老公好像也重生了第 6 章

即便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乔端阳也不是自己醒过来的。

而是被丁云大力摇醒,醒来还没有习惯自己已经穿越到自己青春期的事实,懵逼了一下,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看着年轻的丁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自己重生了,不会是火车上的所有人都跟她一样吧?

她扭头看丁云,丁云的眼神尽是少女的清纯不知世事,一看就是刚从温室里出来的一朵花,什么都可以骗人,但是眼神不会。

确认无疑了,这就是十六岁的丁云,而十五岁的乔端阳已经不是乔端阳,她知道所有人的人生轨迹,她知道哪个地方的楼盘最赚钱,她知道什么时候炒股最妙,她知道将来的大佬现如今还穷困潦倒。

她忍不住露出一个邪魅的咧着大嘴的微笑。

然后被牛肉干塞了一嘴,“吃点儿东西吧,傻笑什么,下乡了还挺高兴的?”

一句话打碎了她成为投资界新星的美梦,对了,上山下乡!

什么都是浮云,没有改革开放说什么都是废话,现在她也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已经由城里户口转换为知青户口,也就是农村户口,还要为了一个抽调回城的名额打破头。

唉,真是丧气啊。

她嚼着嘴里的牛肉干,观察着丁云的表情,这个表情,啧啧,这么的大方,肯定是自己的东西找回来了呗。

对面的李红卫却不见了踪影。加上她之前在火车上闻到的从他手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她也不问,反正她知道自己是清白的,而丁云也知道就好了。

她的好奇心已经被满足了,然后丁云的倾诉欲却没有被满足。

乘警带着她去餐椅那边,在空空荡荡的餐厅车厢里,将她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她,然后告诉了她所有事情的原委,没有别人,就是给她看包裹的时候,李红卫偷拿了,据说是觉得丁云面嫩好欺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总之神奇的脑回路。

乘警苦口婆心的和稀泥:“你看东西也都找到了,那个孩子也是看你的牛肉干实在是太香了,才忍不住的,咱们就别追究了,都是下乡的,传到同乡那里,他也不好做人。”

丁云已经单方面和乔端阳熟的像姐妹一样了,将她之后遇到的事情如实的和乔端阳叙述一遍之后,还异常的愤愤不平:“那个乘务员阿姨真是的,在我身边的时候还痛骂偷东西的不要脸,等真找到人了,又劝我不要闹大,两面派。要我说,就应该让全火车的人都知道,让跟他下到一个公社的知青们都知道,也好有个防备。”

丁云显然年轻,是非黑白分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还有学到得饶人处且饶人的精髓。

而那个乘务员阿姨也不是什么两面派,她只是一脉相承的心软罢了,一边可以可怜丁云丢了东西,另一边自然可以同情小偷被逮到之后的遭遇。

何况那个李红卫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从人情上来讲,的确不应该受到什么处罚。

不过她没空和丁云讲这些,她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即将见面的屠修和身上。

手里的牛肉干没了,她还没有伸手,手里又被塞了一块,她默默的想,丁云也不是那么的无可救药,知道感恩的孩子肯定都是善良的。

等以后她犯傻的时候拉她一把好了。

火车长长的鸣笛声拉回了她的思绪,他们到的地方是个小站,两个女孩子说一会儿话又吃了东西补充体力,火车的鸣笛还没有结束,可以说这辆火车慢就慢在还没有提起来速就开始减速,一个小站一个小站的停了好多地方。

这个站点只停一分钟,火车的灯从吃完晚饭之后就关掉了,也不会因为一个小站到了地方而特意打开,二人摸黑拿了自己的行李,终于在火车龟速暂停之后,急不可耐的下了车。

这里的火车站只是三间小瓦房,随意到不忍猝读。

丁云开始抹眼泪, “这就是火车站吗,连火车站都是一个瓦房,那他们这里到底该多穷啊。”

“大概住的都是草房子吧。”

丁云直接呜呜的哭了起来,“早知道就在市里多买点东西了,我们早饭还没吃呢,也没见火车站旁边有什么饭馆,呜呜,我们可怎么过啊。”

赵秀娥送行时说的话,“有钱也没处花去”真是一语成箴,拿着钱也没地儿花去。

火车站旁边是哗哗作响的杨树林,此时天光微亮,冷风吹在人的身上,忍不住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

草木与油菜花的香味混在一起,还有若有若无的柴火香味。

乔端阳精神一震,来自各个地方的知青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对于未知的未来有些惶然。

知青政策已经执行了好几年,他们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没到过年的时候,在乡下呆的黑瘦黑瘦的邻居哥哥姐姐们就一个个的归家了。

饿鬼投胎的话听说过不少,自己就要变成街坊邻居口中的饿死鬼,还是有些不适应,站在寒风萧瑟的路口,这一群小年轻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惨淡的未来。

这一批的知青,明显是女孩子比较多,乔端阳一个一个的辨认过去,发现自己居然一个都不认识了,也是,当时当知青的自己很是自闭,几乎不和人交流,自然没有什么知心好友。

这时一个瘦瘦高高的女生开口问道:“公社的人什么时候来接咱们呐,这里好冷啊,我的厚衣服都邮寄的,冷死我了。”

“恐怕没有这么早,太阳还没有露头呢,先等着吧,我听说啊,有的公社阔绰的很,弄拖拉机来接人呢,咱们的公社也不知道有没有拖拉机。”

拖拉机大概是每个男孩子的梦想,可惜就连市里近郊的农田都没有拖拉机!一个偏僻的山沟沟,怎么会有拖拉机这种东西!

可是这个公社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他们公社没有拖拉机,可是下边的一个大队却有拖拉机,是大队富,公社穷的典范,整个国家贫富不均的雏形。

总之就是谁都想去李家庄,去了活儿轻待遇好。这种好事自然轮不到笨嘴拙舌不会推销自己的乔端阳,不过这次,她还是想为自己争一争。

她悄悄的戳一戳坐在旁边的丁云,“你饿不饿?”

然后就听到咽口水的声音,说:“不饿。”

…………

你明明就很饿了好不好。

乔端阳继续说悄悄话,“这里有好吃的,我带你去,你去不?”

丁云的眼睛猛地一亮,“真的呀,有这好事儿会轮到我们?”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刚才还说自己不饿呢,实际上是带的吃的不多了,她不想现在就吃掉,只能说自己不饿。

乔端阳没有自然知道丁云的小心思,说实话丁云能把自己的东西给她分享,她感觉就已经十分惊喜了,没指望更多。

她老是闻到洋槐花儿的甜香味儿,鼻子痒痒的,总是想去捋一把嚼一嚼。可是如果她自己去了,万一来接人的来了,把她自己扔在这里怎么办!

必须要拉一个垫背的。

“你看有没有认识的人,帮忙看下我们的东西,接我们的人来了,就让他扯着嗓子喊我们一声。”

丁云沉思了一秒不到,就用清脆的嗓子应了声好,不知何时,现在的乔端阳已经让自己十分的信任了。可能妈妈说的对,端阳本来就是农村的,到了农村肯定活的比自己更好。在一个家属区住着的时候,她还十分看不上乔端阳那个闷闷的性子,好像全世界都要害她一样的,跟她说话,她也要十分的小心的样子。

对,一定是乔端阳变好了,所以她才和她做朋友。

丁云找了初中同学,因为是认识的人,说了几句就答应帮忙了,这个男孩子还十分的小心:“不能跑远,到时候公社不一定会等你们的!我喊一嗓子,你们就要回来!”

乔端阳连连称是,并表示回来给他“捎包儿”。

然后循着味道,拉着丁云就走。

…………

答应帮她们看东西的是个小个子的男生,说话的时候认真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从答应她们的那一刻起,就将几人的行李放到一块儿。

乔端阳放心的带着丁云离开了,这个地方多是丘陵,土坡上到处都是洋槐花,手脚够快的话,一会儿就能折一大筐。

…………

槐树下公社门前的大路上,几个年轻人摸黑赶着马车,马蹄的嘚嘚声,和清晨的狗叫声混为一体,他们抱怨连连。

“大队长,知青没有那么矫情,火车就那个点儿来的,四五点!谁能接回来啊。”

“咱们来的时候,也在火车站等了好久,才有人来接呢。”

大队长不做声,这一群小伙子,城里来的娇气包,起个早怎么了,自己下乡来的时候抱怨他们这些老乡没有给他们温暖了,轮到他们给自己的老乡送温暖,又想起自己受过的苦来了。

这时一个小伙子自己牵着一匹精神抖擞的骡子越过众人,跑在最前头,那两颗眼睛亮的像灯泡,浑身的毛反射着晨光,大队长的耳朵自动忽略那些知青们的抱怨声,对着牵着骡子的男青年道:“你这骡子养的好啊,这干净,利落,讲究!”

一连三个形容词,将骡子夸得高高昂起头,打了个响鼻。

只听一个小伙子老张噗嗤一笑,“大队长,你不是不知道,老屠这两天疯了似的,天天给这骡子刷毛洗澡,自己瞎讲究,给骡子也讲究!”

队长撇了一眼老张,这个老张,称呼他“老”张,真是不为过,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生生的长成一个四十岁的脸,那是十分的成熟,若不是身份证还有脸上刚刚冒出的胡须,实在是让人怀疑是不是哪个家长舍不得自己孩子,自己替儿子下乡来了。

他倒是很喜欢小屠这个小伙子,话虽然不多,可是人勤快,公社里有啥别人干不了的工作,找他去准行,长的又俊俏,十里八乡都难找的一个好小伙子。

七零之我老公好像也重生了状态:连载中作者:竹叶西风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