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男生爱看

涟漪夏侯恪小说最新章节_涟漪夏侯恪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玖玥瑾 来源:星芒小说 时间:2018-05-09 13:50

与君一醉方休状态:完结作者:玖玥瑾全文阅读

玖玥瑾原创的言情小说,名字叫做《与君一醉方休》主角是涟漪夏侯恪,这本小说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精品文,各种精彩的情节等待你的发现,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短篇言情小说,快来阅读吧!精彩片段:府牢。因管家交待下来,看押涟漪二人即可,不必用刑,涟漪和落雪也便得以暂时的安宁。但深知云曦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满心复仇的涟漪不敢耽搁时间。

涟漪夏侯恪小说 精彩章节

她咬破手指,忍着断腕处的剧痛,让落雪帮忙扶住手指,在衣襟上写下三个字。

“花向晚。”

落雪不甚明白这三字的含义,只是依着涟漪的唇形,在反反复复的确认中,终于明白涟漪是要托人把这三个血字送入皇宫……

落雪便把那血字衣襟撕下,又从带出来的首饰中取出最贵重的一支碧玉簪,交给一个巡视的看守做答谢。

涟漪在王府的八年间,始终待人和善,恰好那看守几年前承过她的人情,如今人命关天,他便将此事应了下来。

见他离去,涟漪悬着的心,才总算稍稍松缓。

落雪看着她已然肿到看不出样貌的脸和发似馒头的手腕,泪水就没停。

她除了央求人拿来凉水,为涟漪小心擦拭血迹进行冷敷,也再帮不上其他的忙。两人互相依偎着取暖,期盼着那送去皇宫的血书能尽快起效,会有人前来尽快把她们救出去。毕竟涟漪肚子里还有个命在旦夕的胎儿……

可是没等到救她们的人,却等来了云曦和万嬷嬷。

“怎么,王爷下令的落胎和那二十大板,竟没执行么?”

云曦悠悠开口。

管事的点头哈腰,“回王妃,我们接到的指令是,只看押,不用刑。”

云曦咬紧了牙。

夏侯恪竟然连这贱人的“孽种”都不杀?连那二十大板都舍不得打?

这贱人果然不能留,难保日后再爬回夏侯恪的床上……

回想那令她倍加难堪的新婚之夜,她对涟漪的恨意更加刻骨!

那是她从几岁起就盼望的夜晚啊,可是她爱了二十年的夫君却在他们的新婚之夜,独睡在他的寒瑞阁,把她一人丢在迎紫阁的洞房里,枯坐了大半夜。

直到她按耐不住跑去寒瑞阁寻他,才发现她那一生滴酒不沾的夫君,早已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

洞房之夜没被王爷睡的事一旦传出去,她这个王妃日后在王府里不仅成了天大的笑柄,还会失尽威严!无奈之下她只能自己伏在烂醉如泥睡得昏死的夏侯恪身上,演出二人干柴烈火不可收拾的活春宫……

她怎会不知,夏侯恪的心里只有眼前这个贱人,没有她!

所以,这个贱人不死,她就活不安宁!

越想越恨,云曦深深吸了口气……

“把门打开,本妃同她讲几句话。”云曦仪态万方,从容下令,“另外,再拎几桶水过来,本妃要给她们二人梳洗一番。”

见云曦缓缓走近,落雪竭力挡在涟漪身前,想要护住她。

云曦冷笑,向万嬷嬷扬了扬头。

万嬷嬷立刻把落雪扯开,一把拎起涟漪,将她死死按在了盛满冷水的木桶中……

本就腹痛的涟漪,只觉得一股恶寒自下而上,似是一把弯刀在她腹中用力地绞,痛到她抽搐。

“呜……”她凄惨叫着,拼力想逃脱,却被万嬷嬷粗壮有力的大手死死按住,嘴里被强行塞了颗不知什么药丸……

眼看一桶清水很快就变成了血水,云曦笑得优雅,“这水脏了呢,妹妹一向是个爱干净之人,还不赶紧换一桶?”

万嬷嬷应声将涟漪拎出,又把她按在另一桶水中。

区别无非是,先前那一桶的水温因被涟漪身子暖了几分,不如这一桶更寒凉……

涟漪被冰到大口大口的喘气,脸色青灰,心脏随时可能猝停。

落雪红着眼睛,扑到万嬷嬷身上,对着她那作恶的手臂便是狠狠一口……新仇旧恨令落雪失尽理智,几近癫狂!

“嗷”的一声,万嬷嬷疯狂哀嚎。

眼看着万嬷嬷的手臂几乎被落雪咬下一块肉来,云曦立刻变了脸色。

“这贱婢方才在王爷面前不是想死么,现在便成全了她!”

万嬷嬷得了命令,立刻张牙舞爪地把落雪扛起,像撞钟一样把落雪的头狠狠向墙壁撞去……

伴着落雪的惨叫和涟漪碎裂的呜咽,鲜血四溅中,落雪很快就没了声息……她被扔在地上,一双不甘的眸子哀哀望着涟漪的方向,四肢轻轻抽搐……

不,不……

涟漪无声哭喊……

她挣扎着从木桶中翻出,吃不上力气的双手让她完全没有平衡,重重栽到地上。天旋地转的眩晕和疼痛令她把嘴唇生生咬破,强迫自己一寸寸地艰难爬到了落雪身边。

落雪,对不起……

早知有今天,当初我不该把你带回王府……

你才只有14岁,你本该有大好的人生……

真的对不起……

云曦,云曦!

我如果能活下去,我定要你血债血还!我就算变成鬼,也要日夜找你索命,永生永世都不会放过你!

“啊……啊……”

可她除了哀绝地哭吼,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落雪失焦的双眸终是落在了涟漪泪痕遍布的脸上,她唇角抽动,似是想再像从前那样,唤她一声“涟漪姐”,却终是没能发出声音……

她的脖颈一僵,彻底断了气。

涟漪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府牢,几个看守都皱紧了眉,云曦却看着涟漪身下涌泉一样淌落的鲜血,满足一笑。

给她喂下的落胎药,药力极猛,且最忌寒凉和怨怒的刺激,否则必定血崩身亡……

我就不信,这一回,你还逃得掉么?

“把这些脏水泼出去吧。”云曦面带微笑看着几人,笑容里隐藏的冷锋令人胆寒,“今日这贱奴因不慎跌倒滑胎暴毙,她的丫头自尽身亡随主而去,你们可都看清楚了?”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连连点头。

片刻间,涟漪果然没了动静。她的头垂在落雪的肩上,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均是一动不动……

而她身下的血,不仅没有止住的意思,反倒似绵延溪流,不停流淌……

云曦长长舒了口气,和万嬷嬷于是笑着向外走。

仿佛两条活生生的人命,轻如蝼蚁。

“王爷!”

牢门口传来的恭谨问安声,吓得云曦和万嬷嬷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