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浏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逸闻历史网(www.lswhw.com)鉴前世之兴衰 考当今之得失
您的当前位置:逸闻历史网 > 野史秘闻 > 正文

及时雨宋江的小情妇阎婆惜出轨后为何还这么横

日期:2017-09-11 11:44 编辑:逸闻历史网小编

  宋江不合带后司贴书张文远来阎婆惜家吃酒。这张文远却是宋江的同房押司。那厮唤做小张三,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飘蓬浮荡,学得一身风流俊俏,更兼品竹弹丝,无有不会。这婆惜是个酒色倡妓,一见张三,心里便喜,倒有意看上他。那张三见这婆惜有意,以目送情。等宋江起身净手,倒把言语来嘲惹张三。常言道:“风不来,树不动。舡不摇,水不浑。”那张三亦是个酒色之徒,这事如何不晓得。因见这婆娘眉来眼去,十分有情,记在心里。向后宋江不在时,这张三便去那里,假意儿只做来寻宋江。那婆娘留住吃茶。言来语去,成了此事。

  宋江是县里的押司,也是日后梁山的主宰。当年曾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可惜女人婚内出轨,让隔壁老王——同事张三给睡了。而且那个死心塌地,让人不解。按理说宋江的女人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可为什么还要玩婚内出轨呢?

1.jpg

www.lswhw.com配图

  其一,全是宋江受宠惹的祸。当年阎婆惜流落街头,连父亲的棺材本钱都没有,是宋江慷慨解囊。那时候有人对宋江说::“押司不知,这一家儿从东京来,不是这里人家。嫡亲三口儿。夫主阎公,有个女儿婆惜。他那阎公平昔是个好唱的人,自小教得他那女儿婆惜也会唱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三口儿因来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着,流落在此郓城县。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在这县后一个僻净巷内权住。昨日他的家公因害时疫死了。这阎婆无钱津送,停尸在家,没做道理处。央及老身做媒。我道这般时节,那里有这等恰好。又没借贷处。正在这里走头没路的。只见押司打从这里过来,以此老身与这阎婆赶来。望押司可怜见他则个,作成一具棺材。”嫁给宋江后,没半月之间,打扮得阎婆惜满头珠翠,遍体金玉。

  其二,宋江忙于挣钱,忽略了阎婆惜的感受。针尖不能两头快,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宋江一心想着赚大钱,自然对阎婆惜难免照顾不周。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向后渐渐来得慢了。却是为何?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这阎婆惜水也似后生,况兼十八九岁,正在妙龄之际,因此宋江不中那婆娘意。

版权声明:逸闻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4-2018 逸闻历史网 www.lswhw.com 邮箱:1874389439#qq.com 豫ICP备15012536号-1

Top